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24)

* 揭秘开始,博人下线

* 然而佐助并不擅长嘴炮OTL

============

前文:1 2 3(博佐成分注意)4(博佐车辆注意)5 6 7 8 9 10(鸣佐车注意) 11(鸣佐车注意)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

  “佐……佐助?”


  出现在幻境里的画面让鸣人的脸腾地一下烧得通红:


  那是他和佐助。


  大概二十出头的年纪。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闪着那个年龄特有的,带着荷尔蒙的诱惑的光。佐助的手臂绕在他的脖子上,腿盘在他的腰上,纯白的身躯像是绞杀植物纠缠宿主那样紧密地攀附在他麦色的身躯上,两个人的皮贴着皮,骨顶着骨,即便只是看图像鸣人似乎也能感觉到彼此肌肉的律动和互相交融的灼热的体温……


  “鸣、鸣人……”他听到画面里的佐助用沙哑的充满情欲的声音呼唤他名字,“……就是那里,再、再快一点……啊……要不行了……我……啊……”


  什么原来佐助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吗?


  会这样叫他的名字吗?


  会这样直率地说出这样的话吗?


  这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吗?


  就算是情侣也……


  ……所以和佐助的关系到底曾经到了哪一步啊?


  鸣人刚想问,画面就跳掉了。


  听到佐助冷淡的声音:“啊,抱歉,时间放早了——有那么兴奋?”


  鸣人足足愣了三秒,忽然暴跳起来:“佐助你故意的吧!”


  佐助做无辜状眨了一下露在额发外的猩红眼。


  “你笑了,”鸣人抬手抚过佐助的唇角,明明下身还硬邦邦地撑着帐篷,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耐心做这种纯情十七岁的动作,“果然是故意的说。”——以及更不知道为什么,佐助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变,他却那么笃定地知道佐助笑了。


  佐助果然真的勾起嘴角,低下头,轻轻撩开他的手:“啰嗦。看正经的。”


  画面又出现了。


  这次是事后。同样的房间。同样的场景。从窗外的光线判断,大概是之前那段画面的半个小时之后。情事已经结束了。但两个人的身体并没有分开,保持着身体交缠的姿态,四条腿叠在一起简直像一串打结的绳索。佐助靠在他的颈窝,眼角还带着点激动的潮红,伸手一搭没一搭地绕着他耳边金色的短发。


  “长得好快呢。”他听到画面里的佐助说。


  他看到自己像一条餍足的金毛大狗一样在佐助的颈边蹭了蹭,撒娇地说:“佐助帮我剪嘛。”


  比起之前限制级的画面,这该算是全年龄可播放的普通级。


  但不知为什么,这样的画面,比之前激烈的冲撞更让鸣人感到刺激——仿佛从心底隐秘的地方被人扎破一个不可见的小口,汹涌的情绪奔涌而出瞬间涨满胸腔……


  “佐助……”他忍不住叫道。


  “嘘,安静,看下去。”现实中的佐助握了握他的手——是安抚吗?还是鼓励呢?


  画面里的佐助噗嗤地轻笑一声:“明天帮你剪,这里的风俗晚上不能剪头发呢。”


  “诶?”画面里的他自己眨巴了一下眼睛,“佐助会在意这些啊?”


  “是你会在意吧。”佐助说着,非常自然,非常随便的样子,一面伸手摸猫咪一样顺着他光裸的脊背。


  鸣人看到画面里的自己被摸得舒服得眯起眼睛,全身肌肉都松弛下来,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唾沫。


  然后听到佐助轻轻地附在他耳边说:“一贯你都比我更注重这些呢,别人的眼光,世俗意义上的幸福之类的,想要完整的家庭啦,想要当上火影被大家认同啦——所以,要不要干脆地来一个完整的‘世俗幸福之旅’?”


  “是呢,”画面里的鸣人挠挠头,对情人诱导性的说辞毫无防备,“好啊。”


  片刻,才猛然察觉似乎有什么问题,猛地撑起身坐起来:“等等佐助,‘世俗幸福之旅’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佐助撑着头,斜觑着他,深深的双眼皮,染着红晕的上目线简直风情万种,“用一辈子的时间,去体验属于世俗,被众人认同的幸福,当火影,娶妻生孩子……”


  “不要!”鸣人大声地打断,扑在佐助身上用力抱紧他,“我不要。”


  佐助被他搂得几乎窒息,挣了一下:“鸣人……”


  鸣人却把他搂得更紧:“不要!别说这样的话!那样的幸福和佐助二选一的话我一定选佐助啊我说!”他那么激动,全身上下连脸上的狐须都开始颤抖。


  片刻漫长的沉默。


  “可是……”佐助伸出手,安抚式地拍着鸣人的后背,直到他的颤抖慢慢平息,才缓缓地叹了口温柔的气,“鸣人,我并不想成为你生命中二选一的选项。”


  鸣人的眼睛陡然瞪得溜圆,撑起身直勾勾地看着佐助的眼睛,片刻,忽然颓然地瘫倒下去:“佐助你……”眼眶一红,他几乎是要哭了。


  佐助显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鸣人,一下竟也有些慌:“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鸣人你好好听我说,”拽着鸣人的耳朵金毛的面孔拉到自己面前,鼻子对鼻子,眼睛对眼睛,“我……不想成为你感受幸福的阻碍,不想成为你人生道路的岔路口,你明白吗?——我……”


  鸣人仍旧是一脸茫然而泫然欲泣的样子。


  佐助又叹了口气,稍微把视线从那灼热的湛蓝眸子里移开:“四战结束后,你就陪着我到处旅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佐助觉得好就行’——我很开心,也完整了很多以前不曾想过的夙愿,但是你呢?你的梦想呢?从小就想成为火影吧?现在怎么样呢——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卡卡西已经给你发了四五次信,你都私下处理掉了吧?还有,完整的家庭,从小就想要有吧……”


  鸣人皱着眉吻住恋人喋喋不休的嘴唇。


  这是一个漫长的吻,绵软又温柔。


评论(17)
热度(217)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