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23)

* 过渡章节

* 基本上马上要收尾了

* 前文:前文:1 2 3(博佐成分注意)4(博佐车辆注意)5 6 7 8 9 10(鸣佐车注意) 11(鸣佐车注意)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这种“两个人都觉得会发生什么”的气氛却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发展。


  毕竟博人还在鸣人怀里。


  佐助陪着鸣人把博人往家里送。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怎么开口。


  鸣人家亮着灯。隔着窗帘可以看到等下雏田安静的侧影。佐助想要上前敲门,鸣人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摇了摇头。两人于是蹑手蹑脚地从窗户跃入,把博人放在房间的床上,又无声无息地退出去。


  两人并肩在空旷的街道上信步而行。


  月光洒在他们的肩头。鸣人忍不住一次两次回过头看身边的人。月下端丽的面孔,宛若纯白的昙花——像昙花一样美,也像昙花般让人产生转瞬即逝的危机感。


  “并不像,”佐助忽然说,“因为轮回眼,我事实上很难变老,大概会比所有人活得都要长,长到超过人类对于时间的感知。”


  “诶?”


  鸣人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刚刚不知不觉把心里想的话说出了声。脸一热。作为一生的对手,鸣人当然知道佐助很强,强大到整个世界都无法轻易地伤害他,这样的人当然不应该被和“易逝”或是“弱小”之类的意向联系在一起,然而这一刻,在鸣人的眼中,那安静恬淡的侧颜、在夜风中轻轻飘散的发丝、发丝下若隐若现的异瞳、纤长优雅的脖颈……都美好得近乎脆弱……仿佛只要一握紧或是一松手,就会从指缝间流走……


  “呐佐助,”鸣人抿了抿唇,忍不住问,“对我,你也会这么做吗?”


  话一出口却有点后悔——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是肯定还是否定。


  “什么?”


  “消除记忆。”


  “你可没那么简单。正常情况下,你对幻术的抗性很强。现在的我是绝对不行的。就算是普通状态,也最好借助科学忍具的力量……”佐助说——不知为什么,鸣人微妙地觉得他似乎微笑了一下。


  鸣人想追问“那什么算是不正常情况”,话未出口就想到在医院病床上的失控。脸顿时热起来。连忙换个问题:“所以说,说到底,佐助你……还是要对我做相同的事情。”这是个肯定意味的疑问句。鸣人想到博人对着佐助飞转的写轮眼睁开眼睛时绝望而痛苦的表情——他知道那一刻胸腔中间偏左的疼痛不止是心疼在这个年龄就不得不有此经历的儿子,更重要的,是怜悯不得不面对相同命运的自己……


  片刻微妙的沉默。


  听得到树顶沙沙的风声。


  然后佐助微垂着头,轻轻地:“……嗯。”


  “为什么呢!”胸腔中的感情不受控制地澎湃而出,鸣人猛地转身把佐助摁在路边的行道树上——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的佐助在他的力量之下像一朵风中的花,眼看那单薄的背脊要撞到树干上,他还是下意识伸出手去格挡,手臂撞在粗糙的树皮表面发出“咚”的钝响,佐助的身体在反作用力下微微一弹,几乎撞进鸣人怀里。


  鸣人在佐助背后的手一紧,受到蛊惑般缓慢地向面前的嘴唇靠近。


  佐助抬起手,撑住他的肩膀:“鸣……”


  抗拒意味的动作让鸣人的身体陡然僵硬。片刻,他缓缓地把手从佐助身后抽开,咬着牙,把前额抵在佐助脖颈旁的树干上。


  两人的距离非常近。彼此可以感到对方的体温和呼吸间喷出的热气。但又非常遥远。身体没有任何一块皮肤是互相接触的。这真是个极端奇怪的姿势。鸣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把佐助困在自己的两臂之间,紧绷着身体的肌肉,一字一顿地用沙哑的声音问:“呐佐助,究竟是为什么啊?——因为小樱吗?不可能吧?你明明、明明……”说到这里鸣人微妙地顿了一下,吞了口唾沫但还是稳住继续飞快地说下去,“明明你心里的人是我才对吧?那是为什么?为了孩子?又或者……”他的声音颤抖着哽咽起来,“好痛苦啊……佐助,这样好痛苦啊……我明明那么想碰你但是……究竟要怎么和你相处呢?到哪里才不算越界呢……我……哎哟!”


  他说话的时候,佐助一直在试图打断他。


  但鸣人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


  以至于佐助不得不抬起手拽起他的耳朵。


  “佐助助助放放手……”鸣人的脑袋跟着佐助手的方向偏过去,“痛痛痛……”


  “笨蛋吊车尾,”佐助“啧”一声,鸣人听得出他的声音有点乱,靠着鸣人头部这一侧的脖颈是粉红色的,上面爬着点细小的鸡皮疙瘩——佐助并不像看上去那么镇定,“你不要自顾自地就……真是的,”他下意识地妄图往后靠,树干跟着他的动作摇晃起来,落下一两篇散叶,“这个记忆恢复的规律到底……”佐助放开手,微蹙着眉,无可奈何的样子,“重要的事偏偏……”


  他的嘴唇在鸣人面前一开一合。他的眼睛里都是金色头发的色泽。鸣人看着有些恍惚。然后感到手被抓住了。


  “什么?”鸣人下意识地想要握紧,随即又想要缩手,结果整条手臂都僵硬了。


  “查克拉,借一点给我。”佐助叹口气。


  “嗯?”


  “给你看,当年的决定——既然你想不起来。”佐助说着,露出鲜红妖艳的瞳孔。


评论(18)
热度(164)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