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鼬佐】商战paro大纲

* 看到BJD帅气兄弟的突发【图在这里,帅到没有我】

* 商战PARO,最近没有时间写,怕忘了赶紧存一下,血泪

* 基本主要为了开车,并没有什么逻辑,希望有一天能有时间把车开出来=v=

=================

晓、木叶和宇智波三足鼎立 

因为宇智波今年发展势头太好,晓和木叶暂时联手挤压宇智波的生存空间,哥哥为了让宇智波有更大的生存空间进入晓和木叶做双重间谍 
弟弟并不知道 

哥哥为了让自己更加获得木叶和晓的信任,搅黄了年轻气盛的弟弟第一次全权负责的项目 
虽然弟弟很快找到补救的方法,但在这种剑拔弩张,一星半点错不得的领域还是成为被人诟病的污点 

而哥哥还要专门来挑衅他:“你应该更恨我,恨得更深”之类的 

弟弟就咬牙切齿地以超越哥哥为目标努力着,不时又发现自己在梦中的对象就是哥哥,以“这是移情效果”之类的来忽悠自己 

结果两个人很快就有了必须交锋的场合 
作为双方代表的两个人针锋相对+相处忽然多起来,弟弟一面绞尽脑汁识破哥哥的圈套,不让己方利益受损,一面在谈判桌上看着哥哥穿着西服三件套的样子觉得真是太帅了这颜遁没谁了 
哥哥也是一样 
然后两个人都因为对方和部下/搭档(哥哥这边是晓的其他成员,弟弟那边是鹰小队)的默契感情好的样子而暗吃飞醋,互相给对方找不自在,又因为感受到对方看上去很冷淡和别扭而暗自伤心,觉得“果然没有办法回到从前”之类的 

就在这种微妙的气氛中,两个人以各自不吃亏的姿态完成了项目的前期谈判。 
庆功宴上大家都上来灌酒。哥哥下意识地帮弟弟挡酒,弟弟却因为看到哥哥也照顾同公司的女同事们,帮年纪小的后辈挡酒而吃醋,故意就要喝,然后哥哥这边也有很多事务性的酒不能不喝 
结果两个人都喝得有点多 

弟弟看着哥哥越来越红的脸就有点把持不住。结果拒绝了公司来接送的车,自己打着伞走路吹风回去(有点下雨),刚刚觉得有点清醒,就看到哥哥用外套挡着雨送女同事回宾馆的场面。 
在酒精的作用下佐助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醋意,故意上前挑衅 
鼬看他情绪不对,怕他出事,也有“这样的弟弟不想被别人看到”的心情,就叫女同事先走 
结果这个反应在佐助看来就是“你果然只想着先照顾别人”更醋了 
转身就走 
鼬实在怕他出事就跟上去。结果就跟到佐助房间门口,佐助想要把他关在门外不让进,正在这时候就又难过又淋雨就吐了 
鼬吓坏了 
赶紧把他抱到洗手间又温柔地清理他 
久违的哥哥的碰触,加上酒劲,佐助整个都把持不住,开始疯狂撩鼬 
然而鼬神特么忍耐 

鼬就回忆起他当年之所以要离家一方面是因为真的有事,但并不是其他宇智波来就不行,他主动要求这样的任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对弟弟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害怕伤害佐助怕把佐助带坏,自发地和佐助隔离 
看到佐助这个样子,一方面厌恶自己的欲望,一方面因为“一定是在不知不觉中受到自己的影响弟弟才会变成这样的”而感到内疚,于是这是神特么忍耐+看上去有点冷淡 

佐助就伤心了 
心想我都这样了你还那样,果然是不行了 
就自暴自弃地说“哥哥不想和我做也无所谓,反正这种事情找谁都行。” 
鼬一听还愣了一下说“什么?” 
佐助拉开领带把衬衣也扣子解开做出超级撩人的姿态说:“我说这种事情无所谓,找谁都行。” 
鼬的表情一下就不对了。 
佐助看他表情不对了,心里充满报复性的快感,就加一句:“反正我都习惯了。” 
鼬瞬间爆炸。 
直接粗暴地把佐助丢上床。他其实很关注佐助,知道佐助说的不是真的,但是听到这种话还是没hold住。 


佐助看到鼬失控心里有点开心又有点难过 
开心的是鼬果然是在乎自己的会因为自己失控,难过的是如果逼到这种地步鼬就不肯抱自己 

鼬虽然感情起伏很激烈但他毕竟是超级完美的“忍者”,稍微冷静下来就和佐助说哥哥知道你不是这样的。 
佐助一看他好像又要缩,难过得要爆炸,心想人家都说我颜遁无敌根本是假的对鼬一点屁用没有,加上酒的作用,就口不择言,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这样?你以为你监视我那点手段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在你的监视外可是什么都做呢。” 
还故意掀开衣服给他看自己身上的痕迹(实际上是在健身房锻炼身体时候做瑜伽留下的<--喂) 

一瞬间鼬的眼睛都红了。 
整个处于一种理智下线的状态。摁着佐助就开始有点激烈地咬他。 
有点痛但佐助非常有感觉到了佐助自己都有点害怕的程度。他害怕鼬又像刚刚那样停下来,就一面断断续续地喘息,一面用持续不断地语言刺激鼬,并且在鼬要kiss的时候别过头,说只是肉体关系没必要亲之类的,结果被鼬固定住亲得整个人都软绵绵。 
佐助绝望地想我到底在做什么呢,可是只有这样哥哥才会抱我…… 
这个时候他已经尖叫着在鼬手里释放过一次,并且被鼬笑说不是很熟练么怎么这么快 
佐助一面嘴硬一面挡着脸心想被哥哥稍微碰了一下就不行的自己真是没救了 

这时候鼬把手伸到他后面。 
一碰就知道佐助并没有经验。一下就清醒了。不禁为失控自责。长长地叹气。 
佐助敏锐地发现他的情绪转变。想说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能停哥哥是有多不想抱我。 
鼬就问他佐助,其实没有经验吧。 
谎言被拆穿佐助觉得超级丢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好了,心想哥哥果然还是喜欢成熟又有经验的对象吧。就说如果一定要有经验才可以的话,我就去获得一些再来好了。 
说着就撑起身体。 
鼬一把就把他摁回去。男人的本能,和作为哥哥的保护本能,在心中交战着,真的到了“不知道拿佐助怎么办才好”的地步。 

佐助看他迟疑的表情,还以为被讨厌了 
心想都到这种程度如果这一次不做以后大概绝对不会有机会了,就咬咬牙,捂住脸,软绵绵地求鼬抱自己,说第一次,害怕和其他人,只要一次就好之类的。 
说着觉得自己底线都没了,真是一生的脸都丢尽了,感觉又羞耻又难过,就哭起来 

这种佐助比挑衅的佐助更让鼬受不了。和小时候那种软绵绵甜腻腻的孩子微妙地重合,但其实又不一样。 
那种祈求着“哥哥抱我,一次就好”的声音简直和□□一样,鼬的自制力这一次是彻底下线了 
就说“如果不舒服就要说” 
佐助心里说哥哥的话怎样都好。 
鼬就非常温柔地和他做了。 

第二天醒来两个人酒劲过了。都觉得十分尴尬。鼬内疚自己把弟弟带沟里了,居然还是对弟弟做了禽兽的事情。 
佐助觉得自己是借酒装疯强迫哥哥做了不喜欢的事情。一定会被哥哥讨厌的(他觉得鼬之前的生气,或者最后抱他都是出于身为哥哥的责任感之类的) 
两个人都在装睡,而且知道对方在装睡,都不敢动,生怕一动就要说话 

这个时候电话来了。 
项目出了一点问题,两个人连忙套上衣服赶去现场,为了不尴尬特地一早一晚地去。 


【后面还没想好……感觉需要使用超长的时间才能互相确定心意中间会别扭很久的样子,愁O_O】

评论(21)
热度(64)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