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22)

* 最终修罗场

* 鸣佐意味浓厚

==========

前文:前文:1 2 3(博佐成分注意)4(博佐车辆注意)5 6 7 8 9 10(鸣佐车注意) 11(鸣佐车注意)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同时面对两个救世主级别的战斗力联手攻击,这可是只有大筒木一族的boss们才有待遇。

  弱小的博人当然根本没有办法抵御这样的进攻,刚开始还能用力闭着眼睛扭动身体挣扎,不过几秒之后被父亲的查克拉完全地包裹住,连手指都动弹不得,眼皮被迫颤抖着张开,只能期期艾艾地叫着“不要”,任眼泪争先恐后地从眼眶中渗出来,大颗大颗地掉落在地面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师父,不要……”佐助的写轮眼转动起来,博人发出了像受伤小动物般的悲鸣。

  他的眼睛,和鸣人的几乎一模一样,不管是形状、单眼皮,还是湛蓝的颜色……似乎穿过这双眼睛,就能看到……当年在战乱中被错过的“某一些”鸣人——鸣人从来没有这样哭过呢,鸣人比这坚强得多,不,或许也没有那么坚强,至今他仍坚持用着影分身——虽然已经拯救过世界、获得了那么多人的承认,可心底某一部分属于“孤独”的世界从来没有被完整地安抚过不是吗?他只是不像博人这样成长在完整的家庭里,所以不像博人这样有安全感,无法完全地展露自己的情感……

  想要更加地保护和温暖这样的鸣人。就好像他对自己做的这样。连带对这一双像他的眼睛也……下不了手……

  “佐助?”看他迟迟没有下手,鸣人不解地叫他的名字。

  佐助发出一声叹息,非常轻,却很漫长,像一次性叹出了肺部中所有存留的空气:“博人,你听我说,”他俯下身,调整姿势,和博人面对着面,认真地看这孩子汪在泪水里波光粼粼的湖面那样的蓝眼睛,“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从出生的一刻起,就承载着不同的命运,需要认识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件,获得彼此完全不同的生命历程——这样,才不枉费母亲辛苦地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知道吗?”

  博人不答话,只是流着泪,茫然地望着他。

  “就算你是鸣人的儿子,你也不能与他共用同样的记忆,持有相同的情感,”佐助继续说下去,语气非常温柔,也非常坚定,正像一个内心坚强关键时刻十分可靠的师长,“这于你不但无益,甚至非常有害,它会蒙蔽你的眼睛,乃至其他所有感知,让你真正用自己的眼睛看,用自己的耳朵听,用自己的大脑思考,用自己的心灵感受——这是多么遗憾的事,不是吗?现在的时代,早已和我们那个年代不同,许多曾经属于我们的记忆已经渐渐消失,而许多新的更有趣的事务正在滋长,在这个时代生长的孩子们,也有着与我们那个年代完全不同的有趣之处——你会和他们一起成长,获得属于自己的羁绊。或许比我和你父亲之间的羁绊还要深,谁知道呢?所以,不要让鸣人的回忆把你从属于你的路上拐走,不要辜负自己的人生,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佐助说得很真诚。而且很有道理。是的,有过像他那样的经历,却还能这样温润而沉稳的人说出来的话,怎么可能没有道理呢?

  博人看着他的眼睛。

  鲜红和淡紫的异色瞳,其中一只正缓缓地转动。有着摄人心魄的魅力。博人忽然想到在近代史上看到的那些关于这个人描述——那些感情丰沛得可怕的史学家,把许多夸张的形容词堆放在这个人身上,没有亲眼见过他的同学们总觉得那更像小说而不是历史,但只要看到这双眼睛,博人就知道那些形容还不够,远远不够……他的美、他的经历、他的一切,并不是用文字所能完美地描述的……

  而作为学生,自己注定没有办法亲眼见证那一切。

  说到底,这所谓的初恋根本是镜花水月。连作为选手站上赛场的资格都没有,更毋论什么输赢。

  博人认命般地抿了抿唇,随即却又不放心似地开口:“我……那个,师父,我真的也会有吗?——属于自己的羁绊?”

  “这个问题嘛,”佐助偏了偏头,露出一点不符合年龄的孩子气,“不能问我,得问你自己才行。”

  “唔……那么……”博人不依不饶地追问,“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真的是发自内心地喜欢师父,不是受到什么忍具的影响,而师父也是我的命定之……唔……”话没有说完他就感到身上查克拉的压迫感猛然增强,就算不看父亲的脸,也能知道那张属于成熟男人的脸上一定写满了“小子还真敢说”的挑衅。

  佐助用一个简单的手势止住鸣人,保持着从容的微笑,耐心地说:“我的写轮眼,现在也只是普通的万花筒,不是那个唯一的‘别天神’,只能‘复原记忆和情感’——属于你的一切,没有人能更改。”

  “……嗯。”

  博人眨了眨眼睛表示赞同,咬住嘴唇,用力睁大了眼睛。

  与他对视写轮眼飞快地转动起来。

  少年在父亲的臂弯里彻底失去了意识。

  -----------

  “闹别扭了呢。”佐助站起身,看着抱着儿子父亲,忽然“噗嗤”打破严肃的师长面具笑起来,“他是你的儿子呀,笨蛋吊车尾。”

  ——“我的儿子”算什么意思呢?是“因为是你的儿子所以才对他那么好”的意思,还是“不要吃小孩子的醋”的意思?还是别的什么意思?

  鸣人心中揣摩着,瓮声瓮气地说:“……你都没有和我那么温柔地说过话。”声音很小,委屈的样子,像一只被抢走食物的小奶狗。

  佐助笑的更深了:“我要是稍微严厉一点,你又要说‘对人家的儿子做什么’了吧。”

  “……唔。”鸣人没办法反驳。

  “再说,”佐助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问,“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和你那么温柔地说过话?”

  “我……诶?!”鸣人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是什么,猛地站直了差点把怀里的博人摔到地上,“你的意思是……佐助?”

  ——佐助已经一个瞬身,凑到他耳边,嘴唇贴着他的耳廓,呼吸吹进他的耳蜗里:“我不但非常温柔地和你说过话,我还非常温柔地,对你做过,很多别的事情呢……”

评论(25)
热度(210)
  1. mimi白羊座马鹿君 转载了此文字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