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20)

说好先更这篇,结果又撸了好几个突发(捂脸

已经快要结束了=v=。

明明最开始是为了放飞开车的,结果临到最后却ZQSG了起来……有OOC的部分真是抱歉。

==========

前文:1 2 3(博佐成分注意)4(博佐车辆注意)5 6 7 8 9 10(鸣佐车注意) 11(鸣佐车注意)12 13 14 15 16 17 18 19

==========

  “……我,对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


  鸣人不明所以,只茫然地望着佐助,机械地重复着他的话。


  “你……”佐助蹙眉,眼角边浮气一抹薄红,“你居然没发现?”


  “发现……什么?”


  鸣人有点呆:成年后佐助渐渐隐藏自己的棱角,变成一个沉稳审慎的人,这样的表情,好久没有在他脸上见过了。


  “博人,不对劲,”佐助说,看鸣人还是不明白,下意识地咬了一下唇,“他看我的眼神……”


  “啊,那个!”鸣人脑海中闪过刚刚博人眼中让他非常介意的那种神色——和少年时的他自己完全相同的眼神——他立刻明白过来,但随即便不知该怎么答话,“呃……”


  “等等,其实你发现了?”佐助眉梢挑得更高,“……发现的话你为什么不赶紧做个应急处理?虽然你不是幻术派但这种程度的控制应该还……”


  “啊?”鸣人更加不知所措,“应急处理?幻术?佐助你在说什么啊?”


  “啧,”佐助看着他那张如堕烟雾的脸,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博人看我的眼神,和你……那时候一模一样……”


  “是啊我知道。”


  “你知道个什么啊,”佐助伸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他会有这样的眼神是因为受到你的记忆污染啊——你是不是把储存记忆的科学忍具随便乱放,被他拿到了?”


  “诶?”鸣人只听了一半就惊叫起来,“是……受我的影响?”


  “不然你以为呢?”佐助蹙着眉。


  “我以为……”鸣人吞了口口水。


  “……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啊!”佐助看出他的意思,连忙打断他,顺手给他脑门上又来了一个大大的爆栗,“他还是小孩子啊!怎么可能……”


  “因为佐助那么好看,”鸣人揉着脑门,理所当然地反驳,“而且,我不也在同样的年龄就喜欢佐助了吗?”


  “我们不一样。除了你以外没人会……鹿丸就不会,牙也不会,小李也不会,博人就更……”佐助急着表示异议,一回神才惊觉仿佛做出了了不得的发言——鸣人像是偷吃了鸡的狐狸一样笑眯眯地望着他,湛蓝的眸子里眼神很深。


  “啧,”佐助假装看不懂他眼眸中的深意,绷着脸把怀里的博人塞给他,“总之,我已经消除了博人脑中你的记忆的影响。还好发现得早,症状并不是特别严重,如果再过几天,就会深入侵蚀本人的思维,到了那时候可就麻烦了。”


  鸣人吐了吐舌头:“有那么严重?”


  “你以为呢?”佐助给他一个眼刀,沉吟片刻,又说,“但是我现在的状态并不很好。不知道消除的效果如何,如果不行的话,过两天还需要巩固一次。”


  说话间,他已经脱离——或者最起码是很好地隐藏了——窘迫的情绪,重新回到成熟可靠的大人状态了。


  鸣人接过儿子点点头:“知道了——我先送他回去。你跟我一起来吧?”


  “不用,叫两个暗部过来就行了,”佐助站起来活动活动肩膀,“我已经开始恢复了,没那么弱——不行的话,就去找樱。”


  鸣人听到后一句话脸色微妙地变了一下,但很快就克制住点点头。


  佐助却发现了。微微一笑,凑近了在他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又迅速退开:“去吧。”


  “嗯。”


  鸣人立刻被安抚。点点头抱着自己的儿子站起来。


  刚要转身,却听到佐助声线一变:“等等。”


  ——非常严肃的语调,虽然不像少年时那么凌厉,却别有一种属于成人的威压。


  鸣人知道他认真起来了,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不解地回头。


  一道黑影。


  佐助已经跃到他身前,把手摁在博人的额上:“博人,睁开眼睛。”


  “佐助?”鸣人看着面前把头发别到耳后露出异色瞳的友人,有些惊讶,“你这是……”


  佐助没有回答,只是固执又有些严厉地地对他怀里仿佛是已经晕厥的孩子说:“博人,这种程度的表演是瞒不过我的,睁开眼睛。”


  “佐助,你……”保护幼崽的天性作用,鸣人下意识地想要阻拦佐助。


  这时,他听到怀里传来一声极低的,像是受伤的小兽悲戚的呜咽声:


  “……不……”


评论(23)
热度(160)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