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鼬佐】亲子日

* 佐盟佐耐受

* 小小的甜文

========

今天的佐助君不对劲。

——所有同学都感觉到了。

他本该非常冷静成熟,最少在同龄的小屁孩们中间显得如此。他几乎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无论多么困难的习题、多么严酷的体育训练,或是多么繁琐的值日劳动,都不足以在他冷静的面容上划开一道裂痕。

但今天,他是带着坐立不安的情绪走进教室的。

头发用发胶处理过了——虽然并没有弄得很服帖,却显得很正式。校服裤子熨得非常平,两侧显出笔直的印痕。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遮住平时露在外面的纤巧锁骨和半截细长的脖子,比起平时显得更加乖巧温顺,连和人说话的态度一并都好起来,甚至的主动和同学打起招呼……

被招呼的同学们——尤其是女同学——纷纷露出一半见到鬼被惊吓一半欣喜若狂的表情:

“佐助这是怎么了?”

“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一夜之间转性了?”

“大概,”同学们中间最聪明的鹿丸想了想说,“因为今天是亲子日吧。”

“不可能吧,”鸣人别着嘴摇摇头,“那个家伙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吧?——故意在家长面前表现得很乖什么的……哈哈哈哈!”他说着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一个超滑稽的笑话。

小樱倒是摸摸下巴:“有可能哦。我听说今天是佐助的哥哥要来。”

“诶?是那个鼬哥哥吗?”鸣人瞪大眼睛,“听说是个超级大天才,只上了一年忍校就毕业了?哈哈哈,比佐助还厉害嘛!难怪他那么紧张!”

“不许你这样说佐助!谁像你啊!”小樱敲了他的脑门一下,“佐助才不会那么幼稚呢!听说他和哥哥感情超好,而且分别很久了,说不定……”

这些讨论全都没有逃过佐助的耳朵。

惹得他不由自主地偷偷翻了个白眼:在别人身后悄悄讨论别人的哥哥算什么啊!

可是……

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他又立刻恢复到“标准优等生好孩子”的状态。

……哥哥为什么还不来呢? 都已经第三节课了。

明明教室后面都已经站满了其他家长。

哥哥为什么……

……是任务遇到麻烦不能赶回来吗?——果然要他任务一回来就来参加亲子日太勉强了吧,为此还特意拒绝了爸爸妈妈……早知道不那么任性就好了……但毕竟是上学之后第一个亲子日……

时间一点点过去。

佐助根本无心上课,不断一次又一次回头看教室后面。

很快第三节课也上完了。

哥哥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


亲子日的“亲子特别互动”开始了。

家长和同学们都聚集到操场上。按照家长孩子一组分成若干小组。只有佐助是孤单一人。

互动是混战比赛。

抢到被悬在学校最高处的旗帜就算赢。

都是忍者和小忍者们,大家的手脚都并不特别收敛,很快演变成在普通人看来有些凶暴的混战。大家却也不以为意,家长们护着自己的孩子,玩得不亦乐乎。夹在其中的佐助却苦不堪言:就算他是超级优等生,在成人绝对的力量压制下还是非常辛苦,只能不断地躲避以求尽量自保——

说不定哥哥马上会来。在那之前不能退出。万一哥哥来了看到我不战而败的没用样子怎么办呢?

凭着这样的信念勉力支持着。

但很快就受了点擦伤。

看到别人被爸爸妈妈或者哥哥姐姐护着的样子,再看看孤零零的自己,孤独和伤心一下就涌上来。

笨蛋哥哥。

大骗子。

佐助想。

我不等你了啦!不玩了!

这么想着佐助有点走神——等回过神来,已经有一只苦无伸到他面前:只是玩笑的那种打法,平时一定能躲掉的,但是现在……

……佐助放弃地闭上眼睛。

下一秒,身体腾空而起。

“抱歉佐助,我来晚了。”哥哥的声音。

佐助惊讶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鼬单手捞在怀里,飞快地顺着校舍的墙壁向目标旗帜跑去——身后传来滚滚“太狡猾了”、“快追”的声音。不等佐助彻底搞清楚状况,鼬又说:“就算是玩游戏可不能走神哦,不然会受伤的。对自己的身体要小心。”

佐助这才发现鼬连衣服都没有换,还穿着暗部的制服,只是脱了外面的马甲,身上还带着一些小伤口,头发也有点散——明显是一从任务中脱身就立刻赶来了。

“哥哥才是,”佐助脸有点红,“明明受伤了就不要来玩游戏了……”

“不行哦,”鼬说,伸出空闲的手摘下代表胜利的旗帜递给佐助,“答应佐助的事,一定要做到呢。”

“……嗯!”


==========


鼬王子般从天而降的身姿,在佐助的同学中造成了巨大骚动。

绝大多数为佐助狂热的女生们都临时倒戈了:

“哥哥更成熟更有味道!”

“和长得很像脸超帅!”

“实力超群简直男神!”

之类的。

——直到收获佐助冷冷的眼刀才闭嘴。

“原来那样的佐助君也会有吃醋的时候?”

“和哥哥的竞争心吧,竞争心。”

——真是一群笨蛋,你们知道什么啊。

佐助无视身后的饶舌,牵着鼬的手,拿着奖品往家里走。入小学后兄弟两人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不好意思哦,”鼬一边走一边说,“今天真是来得太晚了,活动都要结束了。”

“不需要道歉啊哥哥,”佐助露出一个超大型的笑容,“不是拿了奖励了吗?”

“嗯……以后我会更忙,佐助也要上学,相处时间会越来越少呢。”鼬说。

“没关系,”佐助笑着,“只要这样偶尔在一起就很好。”

说完,猛地回头,超凶暴地望向身后躲在墙角自以为没有被发现的女同学——直到她们感受到杀气逃跑为止。

“嗯?”鼬注意到他的异动,问,“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佐助拉住他的手,靠得更近一点。

——强大、温柔又美丽的哥哥。是我一个人的。才不许别人看。

他有点后悔让哥哥来参加亲子日了。

只有一点点而已。

因为和哥哥一起玩真的很开心。

下一次亲子日,还要让哥哥来吗?

佐助陷入了纠结……

end


评论(5)
热度(101)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