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柱斑/带卡/鸣佐】一张桌子的自白

* 老年组和中年组有车。青年组……有娃|||

* 有少量四代夫妇BG

* 被屏了重发,不知道屏点在哪里,只好全文图稿OTL

* 说好的520高甜,发出来已经是521中午OTL

* 说好的写个3000字,发出来的时候发现有8000字


=====================


我是一个漫画里的场景道具。

我已经感受到了。

这是个忍者的世界。我在其中依旧负责担任一张桌子。

“你可是这个世界里最重要的桌子啦。”把我搬进来的时候负责人说“希望你能好好表现啊。”

我是很荣幸……但作为一张桌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才算“好好表现”啊……

“不过压力不要太大,”负责人又说,“你只要像普通的桌子安静地呆着就好了。”

瞧这话说的,好像我作为一张桌子,还能跳上天似。

——当时我是这样想的。简直是自我诅咒的言灵。

不久我就上天了。

至今没有能够落下来。

这些飞翔的经历,和我主人们有关。

柱斑车位

幸亏火影并不是一个终生制职业。

在几乎对这该死的生活绝望的时候,更换了主人。

二代目千手扉间是一代目同志的弟弟。最开始我因为他哥哥的过往行为对他充满了戒心。不久就发现实在没有必要。他真是一个肃整的人。一个讲究科学认真工作的人。一个真正把办公桌当做办公桌使用的人。一个无可挑剔的好主人。

接下来……三代目猿飞日斩是柱间的徒弟。五代目纲手姬则是柱间的孙女。知道这其中关系的我,在每一任主人上任的时候都有些提心吊胆。还好,他们都不像柱间本人那样有奇怪的兴趣——除了纲手姬偶尔在工作间隙喜欢摆弄扑克和骰子——不过比起在办公室里一三五二四六地做活塞运动,玩扑克和骰子算得上是非常健康无害的兴趣了。

这些作风良好的火影们,大大增强了我对人类的信心。

然而要说影响最大,还是得算四代目波风水门大人。

他是一个喜欢出外勤的火影,我和他相处时间最短,了解最少,记忆却最深。一来是因为他非常帅。二来是因为他非常直——我是说正直。记得有一两次他带着那红发的可爱恋人来办公室,浑身上下围绕着恋爱的酸臭味,我大为惊恐以为柱间和斑的事情又要发生了!——然而并没有。甚至连接吻都没有。只是彼此对望,互相微笑着,甚至连说的话都清爽不黏腻……

我简直感动得提泪横流!

漫长的岁月里我被柱间和斑那对没有节操的家伙潜移默化地植入了什么观念啊!

这才是正常人在办公室里该有的表现吧!

怀着这样的信念,我迎来了第六任主人——旗木卡卡西大人。

带卡车位】 

接任七代目的是那个金发碧眼长着狐狸胡须的小子。漩涡鸣人。他是六代目卡卡西的徒弟,同时也是四代目波风水门的儿子。在他还是一个只会哭、吃奶、随地尿尿的小婴儿时,我就在他爹的臂弯里见过他了。

鉴于他父亲的良好记录,和他师傅虽然算不上良好但是有趣的记录,我对他抱有了很高的期待。

事实证明,作为一张桌子,实在不应该怀有“期待”这种人类才有的情感——这个世界永远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

鸣佐生子位(并没有车)

 ===========

火影办公室中的家具开了新的赌局:“今天七代目火影在办公室里做办公以外的事了吗?”

——所有家具都希望这个赌局能尽快结束。






=========

爱的留言都不见了,哭唧唧

评论(38)
热度(574)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