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19)

#前方修罗场注意

#有小樱且含微妙BG成分注意

============

前文:前文:1 2 3(博佐成分注意)4(博佐车辆注意)5 6 7 8 9 10(鸣佐车注意) 11(鸣佐车注意)12 13 14 15 16 17 18


终于到了揭秘的地方,很快就会完结了=v=,希望这两天能顺利完结。

=============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说点什么好像不太好。

——或者不如说气氛已经到了不说点什么就会立刻崩毁的边缘。

这是二十四小时之内,博人第二次被迫和父亲交谈。他们本来就不能算是特别亲昵的父子。博人也并不是特别擅长和长辈交谈的人。鸣人的谈性也并不高涨。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扯了点博人学校里的事,就又都陷入沉默。

幸亏这个时候小樱和佐良娜从病房里出来了。虽然博人和佐良娜的关系并不足以缓解目前的糟糕氛围,但鸣人和小樱毕竟是长期并肩作战的好队友,两人马上就随性而自然地聊起来——先是谈论了两句孩子的教育问题,然后话题很快转移到佐助身上:他的过分勉强、他的伤、他的恢复情况……

博人听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佐良娜小声随便扯点学校的事。偷眼看自己的父亲:

完——全找不出异样!

谈笑风生。热情而有些大路的样子。就像一个心怀一点担忧却又非常靠得住的挚友——如果不是意外地亲眼看到那些画面,博人想,自己大概也绝对不会相信这样的父亲和师父之间有什么吧……

看上去这样大大咧咧的父亲,意外地……

“那这里就先交给你啦,”小樱拍拍鸣人的肩膀,“我那边还有一台手术要盯。”

“放心吧,”鸣人伸出拇指,“包在我身上。”甚至露出少年一般单纯又可靠的笑容。

博人叹为观止。

“等等,小樱阿姨,”见她转身要走,博人急忙开口,“我说……”

“嗯?”小樱回过头来,绿色的眼睛带着活泼的表情望着他,“怎么了博人?”

博人感到身边父亲的气场微妙地有些紧绷。报复性的快感从心中升起。他张了张口,最终没敢说什么尖锐的话,只是不满地指了指身边的老爸:“交给他真的没问题吗?”

“噗嗤,”小樱笑起来,伸手揉揉他的头,“你这孩子还真是……你爸爸可是火影诶!多信任他一点吧!”

“可是他……”

小樱的笑意更浓了:“当年佐助出走的时候,我都觉得不太能行了,他坚持着才把佐助君带回来的哦!——其他的事情不好说,但佐助君的事情啊,交给他我可没什么不放心的!”

这时穿白大褂的学生在走廊末尾探头探脑地轻声叫“春野老师”,小樱便打了个手势,和佐良娜说了句什么,飞快地跑过去——佐良娜随即向他们道别。

“肮脏的大人。”不等场面恢复尴尬,博人便开口。

他看上去气咻咻的,活像一只随时可能喷一口豪火灭却的样子。

“太肮脏了。”

博人重复一次。他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别的。

鸣人却笑了——狐纹颤抖得真实和生动,并不像是勉强或伪装:“是的呢,大人的世界啊,就是有这么多狗屁事情呢。真可惜啊儿子,人啊,总有一天要长大呢……”说着伸出手,像小樱那样揉儿子的头发。

博人向后一闪,眉间皱得像凸起的小山包,和父亲相似的狐纹因为不满而扭曲起来:“我才不会!不会变成这样的大人!——如果这样就是大人的话,我就,我就一辈子不长大!”

鸣人摸了个空。手在半空滞了一秒,缩回来挠挠自己的头发——这句话总有些似曾相识,鸣人一凛,想起当年那种“宁可做一辈子傻瓜”的豪言壮语,鼻子有点酸,心中一片茫然,就像走进纯白的雪原,景色温柔而平静,却冷得刻骨,天上地下的白连成一片,无论向哪里走都找不到出口,随时都有可能遭遇不知从哪里开始的雪崩……失去保护的眼睛被白和反射的阳光刺得直流眼泪,不一会儿就要雪盲……

快要到极限了。

凭着对佐助的信任和“不给佐助添乱”的心情撑到现在。可是真的快要到极限了。他本来就不是擅长处理这种事情的人,不过是三五分钟的交谈,对他来说几乎像和辉夜正面打了一架那么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长大……他心里的少年咆哮着,我……

这时他听到“咚”一声。

似乎是什么东西倒下……

他回神一看:佐助在他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病床,光脚就跑到门外来,半蹲在地上——唯一手臂的臂弯里,挂着他的儿子,博人,软绵绵的,似乎,不、该说是“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

“佐助你怎么就这么跑出来了!诶你干嘛!你对别人的儿子做什么啊!——你现在开写轮眼没问题吗……”

鸣人一时不知该先对什么表示惊讶才好,语无伦次。

佐助猩红的写轮眼还旋转着。眉头深锁,瞥过来的视线里,一半是忧虑,一半是……是愠怒?

“我才想问呢,”佐助抿了抿薄唇,“啧”一声,“你对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啊?”

“……诶?!”


评论(10)
热度(143)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