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压切烛】血与冰淇淋(上)

#送给 @吾不禁英俊地笑了起来 

#专为开车用,本篇是厨房车,下篇是带血车

#OOC有,逻辑无,别和司机计较啦=v=。


====================


不得不说,“光忠每天都去厨房帮忙”这件事,的确出乎长谷部意料之外。

更让他吃惊的,大概只有“光忠做饭居然很好吃”这一点了。

“没想到呢,”长谷部面上不动声色,却忍不住对意外揭露这一点的鹤丸说,“擎天柱一般的身高,走的却是人妻路线。”

鹤丸大笑着揶揄长谷部思想老旧,恶作剧式地眨着眼,开了些“长腿穿围裙更可爱”之类的玩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当天中午长谷部就“偶然”经过厨房门外两次,余光看光忠穿围裙的样子。什么嘛,一点不可爱,根本只是可笑。他在心里吐槽。深色的运动服配粉红色泡泡花边的围裙——大概是审神者购物时的恶趣味,又或者干脆是打折时顺手捡回来的——没有比这更不和谐的打扮了。这么想着,长谷部路过了第三次。紧接着又有了第四次。

然后长谷部同志笔直地走进厨房,从背后搂住正在背对门正在流理台边忙碌的人。

光忠正用寿司席卷太卷。并没有显现出被搂住时应有的惊慌,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只是不咸不淡地问:“有事?”

“防御太松懈了吧,”长谷部不知为什么有点不满,“被人从背后抱住没关系吗?”

“我知道是长谷部君。”光忠侧过没有被面罩遮掩的那半边脸,笑着回答。

“哦?”

“听脚步声就知道了——你的脚步声特别轻快呢。”光忠一面说,一面伸手把卷好的太卷递过来,“吃吗?”

就算在厨房里也带着手套呢。长谷部立刻注意到。卷起的袖子和手套之间,露出一截修长优美的手腕。

“嗯。”

长谷部含糊地答应着,抬头舔那截手腕。

【全车车位】



评论(3)
热度(85)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