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改正归邪

#接外传背景

#双方离婚展开

#鸣佐HE!

#有博人X三月成分

#本来是为了开车,结果并没有车OTL。只有留着番外开了,哭唧唧

=============

奈良鹿丸觉得自己的头快要爆炸了。

仿佛有一个钻头正在钻太阳穴。

担任火影助理以来麻烦的事情非常多,但总归都在他那聪明大脑的计算之内,即便偶有纰漏也能立刻找出补救方案,从来没有一件让他像现在这样手足无措。

啊……

他在心底叹了一口漫长的气,用一种“我就怕这一天会来”的复杂目光,打量着站在面前的火影——漩涡鸣人,他的老同学,可以算是“从小看着长大的青梅竹马”,作为最近距离的旁观者之一,他见证了这小子从一个傻乎乎的吊车尾,成长为拯救世界的英雄,当上火影迎娶美娇娘走上人生巅峰,也目睹了这小子在工作和家庭的压力下渐渐变成一个普通的中年人。

所以他非常清楚,在漩涡鸣人的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意味着什么——这些年,生活的砥砺和打磨,把鸣人从蛮牛般一个劲向前的二愣小子,变成一个被工作驯服的成熟火影。鹿丸已经很久没有在鸣人的脸上看到这个表情了。他还以为不会再看到了。

哎呀,真是麻烦死了。

鹿丸挠了挠头。

……这下可真是没办法收场了。

“你说,你要干什么?”他下意识地开口问。其实并不是没有听清。这是他想要争取思考时间时的习惯做法——当然今天也带着点下意识地想要否认现实的味道。

“我要离婚,然后去找佐助。”鸣人回答,迅速地,斩钉截铁地。

啊啊啊……

再听一次果然依旧极富冲击性。

鹿丸的内心波涛汹涌,连一贯平静的脸都不由得抽搐起来。无论是作为多年的老熟人,还是作为火影主力,他都不能不说些什么了。然而……要说什么呢?

比如这件事会造成的后果。妻子怎么办呢?会给孩子造成多大的创伤呢?日向家族的人会坐视不管吗?在村子里会造成什么舆论影响呢?其他忍村会怎么看待木叶呢?会不会影响火之国大名的拨款呢。等等等等。就算这些不考虑,那么考虑看看这件事办起来会有多么麻烦吧,有那么多事情要一一解决……

鹿丸一口气地说下去。

带着一种尽人事听天命的心态。

劝说是他的职责。

当然他并没有指望能起到什么特别良好的效果。

上一次在鸣人脸上看到这种表情的时候,这个世界上除了鸣人之外的所有的人都想要佐助死。自不量力的想要自己动手。对自己实力有清楚预估劝说鸣人。而鸣人竟然没有一点动摇,依旧为了佐助下跪、挨打,还在过呼吸了。

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

但那时汹涌澎湃却又无可言说只能目瞪口呆的感觉鹿丸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当上火影助理之后,他曾经对此怀有深深的隐忧。值得庆幸的是一切都走上了正轨。而佐助回来的时间并不多。所有的事情都向着好的正常化的方向发展……

当然现在看来,是他高兴得太早了。

鹿丸继续说着话,搜肠刮肚地找一些听上去很合适的理由。鸣人没有打断他。安静地听着,直到鹿丸值得称道的大脑里再也找不出任何其他的说辞,终于停下来为止。

“其实鹿丸我并不是来寻求意见的我说。”鸣人认认真真地说。

我知道啊。鹿丸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种事情也不好意思麻烦你帮忙。”鸣人接着说下去——并不像是小时候那么情绪化,却显出一种经过砥砺的坚定和冲劲,“我只是觉得,这个决定需要告诉你。”

呵呵。鹿丸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你就吹吧。影村高层不得我去解释?公众方面不得我善后?外交关系不得我理顺?——这工作啊,真是没办法干了。

“只要不劝我改变决定,”鸣人接着说,“其他有任何需要的事情,我都会负责到底,不会把烂摊子扔给你的说。”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鹿丸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猛地想起来。

鸣人扬了扬眉示意他说下去。

“你有没有想过,佐助会同意吗?会不会给他造成困扰呢?”鹿丸连忙说。

正中红心。

鸣人停顿了整整一秒,然后果断地说:“我觉得佐助……佐助也喜欢我的说。我们只是做了太久的好朋友谁都没有想到。我知道你小樱……我很对不起她,我也对不起雏田,这是我的错误。但发现了错误就要赶紧纠正过来,而不是拖延下去,用更多的错误去掩饰第一个错误。要是,”鸣人停顿了一下,“要是佐助暂时不能接受,大不了,我再追他十年。”说到最后竟然释然地笑起来,一脸“反正已经追过一次”的样子。

“你就没想过他不喜欢你的情况吗?”鹿丸简直不知道怎么吐槽才好。

“如果真是这样,我也认了——起码不后悔地说。”鸣人答得很快。

……简直是变相地说“这种情况我想都没想过”呢。

“哎……知道了。”

鹿丸长长地叹了口气。伸手挠了挠头发。

他的凤梨头已经被挠得一团糟了。


---------------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吧。

漩涡博人坐在沙发上,看着餐桌旁气氛诡异的父亲和母亲,心想。

这件事该从什么时候说起呢?

大概是三天前的星期六晚上吧。那天父亲难得地不需要加班,回家吃饭。他就趁这个机会把三月带回家,向父母介绍。当时他是这样说的:

“我们正在交往中,是非常严肃的交往,如果没有非常大的意外或者变故,以后应该会共度一生的说。”

父母二人瞬间石化了。

但父亲很快反应过来:“等等!他也是、也是男生吧?是的吧?”

三月倒并不觉得尴尬,笑眯眯地回答:“是的。”

“等等,男生和男生之间——做朋友才对吧!你们……”

三月依旧嘻嘻笑着毫不介意地吃东西,博人却有点生气,挡在三月面前做出保护的姿态,打断父亲:“男生和男生怎么了?父、亲、大、人,你作为火影,说这样明显歧视少数人群的话,不怕有负面报道吗?时代不同了。好几个国家都已经承认同性婚姻的说。希望作为最大的忍村,我们木叶也该跟上时代才是。”

一席话说得鸣人张口结舌。

那之后父亲就一直处于半恍惚状态。

博人只当他受到的打击过大,没有理会。

结果不过三天,事情就已经发展到翻天覆地的地步……

母亲的眼泪简直停不住。

不过,博人看了看手机——上面正是三月发来的新信息:就算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他也还是会直说的。


-----------


雏田从来没有办法左右鸣人的情绪和行为。

事实上——尽管在工作中他是一个非常好说话的火影,可包括鹿丸在内,所有的同期都知道他本质上是一个多么固执的人:只要鸣人决定的事情,除了佐助偶尔能说服他之外,几乎是无法改变的。

但事情会进展得这么迅速,依旧大大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不过一星期,鸣人已经重新恢复了单身。

他只带走了贴身小包和一个以前执行任务用的旧睡袋。对一切指责笑脸相迎,一切麻烦的后续工作迎难而上。漩涡鸣人专属的“关于宇智波佐助的事情上特有的行动力”被充分调动起来。这么多麻烦的事情居然很快都得到了安置——就算没有彻底解决的,也多少有了可以施行的方案。

这一点必须感谢鹿丸。机智的参谋大人妥善地掩盖了一部分事实,把这伪装成“因为工作太忙无法照顾家庭最终导致感情破裂”的样子。虽然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比起幕后的真实来说,冲击性要低得多。

但同期同学们,显然都一副了然于胸,心照不宣的样子。

小樱二话不说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摔在村外的空地上,恶狠狠地揍了一顿。踢上天又砸下地,在地面上砸出个半径超过百米深度足有五六米的大坑。鸣人没有还手。甚至没有喊疼。只是默默地承受着。最后陷进地面在泥土上拍出一个完整的人形。真疼啊。他想。五代目的直传弟子脱下控力手套还真是了不得。

但就算这样他也不想退缩。

“对不起。”他说,“你还要继续打吗?”

小樱一咬牙,举起拳头,却又放下来。

“你如果想要继续打,我不会还手,”鸣人接着说,“以后见面也是一样。什么时候都一样。我非常抱歉。但是、但是……只有这件事,只有他,我……”

他说不下去了。

小樱的眼泪掉落在他身边的地上。

居然让童年的女神哭了,鸣人很内疚。他觉得自己做了很错的事情。但离婚或者现在要去找佐助并没有错。错的是迟钝没有更早发现,没有对自己内心的悸动追究到底,才造成现在这样一个困局。有错就要改,但挨打要立正。

“对不起。”他又说了一句,“虽然我也知道对不起没什么用的说……”

“咚”地,又是一拳,重重地击在他的肚子上,打得他“噗”地喷出一口血来,整个人又往地面凹陷了足有半米。

小樱一甩头,留给他一个决绝而枯涩的背影。

鸣人闭上眼,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不顾身上的疼痛,发动查克拉、结印。


--------------


飞雷神是鸣人成为火影之后新学的唯一一个忍术。

最早只是好奇。

后来觉得这是可以和佐助时常见面的好办法,就用心地学习了。其实很难,对于他这样头脑笔直的人来说。不过幸亏四代目的血统里似乎留下了“擅长使用此类忍术”的好基因,秘密练习了半年之后终于好歹掌握了。鸣人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唯二的术式一个留在火影办公室里,一个留在……留在佐助的斗篷上。

于是下一秒,他破破烂烂地掉落在宇智波佐助面前。

佐助正靠着一棵大树喝水,吃着兵粮丸——有些热,斗篷挂在树枝上。见鸣人忽然落下来愣了一下——尽管他知道鸣人学会了飞雷神,可这种从天而降的意外袭击总让人无法习惯。何况鸣人居然像是打了能毁灭世界的BOSS那样满身都是伤。

现在正是非常忙碌的工作日吧?怎么忽然跑来?伤又是怎么回事呢?是有什么麻烦了还是……一大串问题飞一般地刷过佐助的脑海:“吊车尾你……”不知道该先问哪一句好。

“佐助我喜欢你。”鸣人不等他询问就先开口,“不是朋友那种喜欢,我爱你。”

佐助手里拿着咬了一半的兵粮丸,像是进入月读世界,那样彻底停止动作——只有一只露在额发之外黑而大的眼睛茫然地眨巴一下,又眨巴一下。

“我已经离婚了。”鸣人艰难地支起身,把两只手撑在佐助的脑袋两侧,脸凑到佐助面前,湛蓝色有些淤青的眼睛,认认真真地看着佐助,“以后我要和你在一起。抱歉现在才说这件事。让你久等了。”

这是在说什么啊。

这个家伙。这个笨蛋。这个大白痴。

这种情况应该说些什么呢。应该要拒绝或者让他醒醒吧。

可是……

可是为什么……

佐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起来。眼泪从下眼脸深处浮出来,凝结成巨大的一颗,像是写轮眼使用过度时的血那样簌簌地往下掉……

“对不起,”鸣人环住他,低头用唇和舌尖品尝他脸上的泪珠,很轻很轻,像是河边苇草的尾梢拂过脸颊,“让你为难,让你难过了,但以后不会的说。以后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说什么呢笨蛋吊车尾。谁要和你在一起呢。我才不……我、我可是老婆孩子都有的人,我可是……

佐助想反驳。

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甚至无法动弹。

身体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干一般。他软绵绵地靠着树,任鸣人嘴唇扫过自己的脸颊。

我的人生又一次神展开了。

佐助想。


-----------


鸣人的嘴唇顺着眼泪的流向缓缓下移。

终于碰触到佐助的嘴唇时,佐助抬起手,隔在两个人的唇瓣之间——鸣人已经半闭着眼,吻到了佐助的手指,发觉触感不对,才睁开眼,看着佐助挡着自己嘴唇的手指,露出小动物被抛弃一般有些受伤的神情:“……佐助……”虽然在鹿丸、小樱、甚至其他所有人面前都说得非常笃定的样子,然而真正到了这个人面前,就……

“……以正确的方式开始。”佐助躲避着他的眼神——湛蓝的眼睛太深情,也太富于渴望,只看一眼就会把人灼伤。

“什么?”

“如果,”佐助放下手,捏着拳,用力地深吸一口气,抿了抿唇,像是用尽全身所有力气那样一字一句地说,“真的要开始的话,就用正确的方式开始——我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带我……回村子。”

他的眼角染着红晕,声音颤抖,语调却很坚定。

深黑色的眼珠在树叶间落下的细碎日影里闪着光,就像十二岁时一个眼神就能击穿鸣人心脏的少年一样。

“可是你……”鸣人倒担心起来——他体会到鹿丸的心情——甚至还要更甚之,这一刻忽然就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太草率了,是不是还是事先找佐助商量一下才好,可是又担心一商量就改变了主意又或者……

“笨蛋,”佐助说,“我……没那么弱。不要小看宇智波。”这是一句很普通的话。以前佐助也常说这样的话。但今天他脸红了。连耳朵都红起来。

鸣人的心跳得很快。小腹一紧的感觉又出现了。他觉得事情有点不妙。却又太过美妙。他觉得佐助说的很对,于是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好。”

他们已经等了太久。

所以并不计较要再等久一点。

这一次,要像真正的大人一样,把所有的事,都妥妥帖帖地做好。


END



评论(22)
热度(206)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