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18)

#前方鸣佐博佐修罗场注意!

#前方鸣佐博佐修罗场注意!

#前方鸣佐博佐修罗场注意!

重要的事说三遍

#小樱持续在线注意!

==========

前文:1 2 3(博佐成分注意)4(博佐车辆注意)5 6 7 8 9 10(鸣佐车注意) 11(鸣佐车注意)12 13 14 15 16 17

==========

对情绪迟钝如鸣人,也不能不察觉儿子的异常。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神态……鸣人像是被电击般猛地想起什么,转头看站在身边的儿子:隔着玻璃,年轻的孩子贪婪地望着病房,脸上的狐须因兴奋而生动,碧蓝色的眸子闪闪发光——鸣人心中“咯噔”一声:他认识这个眼神,那是……时光倒退十八年,他自己看着佐助时的眼神……

鸣人脑中警铃大作。

心底的理智小人大声提醒这是你儿子,这只是青春期对于强大前辈的憧憬,又或者是荷尔蒙驱动下的反应……话没说完理智小人就被摁在地上打得奄奄一息——鸣人的查克拉难以抑制地逸散出来。

博人也发现了鸣人的异常。

强大的压迫感填满整个走廊,山一般压在他身上,几乎令他窒息——普通情况下大概应该逃吧,但今天不一样,博人咬着牙,回头直视鸣人的眼睛:“妈妈,叫我,给你,带,便当,来了呢。”一字一顿。抬起手,硬邦邦地把手里的便当盒塞过去。

粉嫩嫩的便当盒。包在小碎花的垫布里。连配的勺子和筷子都是可爱的樱粉色——完全体现着女主人的趣味。便当已经凉了。可接到手里,还是能感觉到浓厚的女主人的气息。鸣人一言不发。逸散的查克拉消失了。他默默地接过饭盒,后退两步,在走廊上等待用的长凳上坐下来。

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一家三口和谐温暖的景象。小樱的笑声和佐良娜的吵闹偶尔穿过虚掩的门,一下一下,全都撞在鸣人的耳膜上。他干巴巴地嚼着便当,并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幸亏佐助每隔一小段时间,就会透过落地玻璃幕墙,看一眼走廊上的座位,否则,鸣人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表演下去。

“还不回去吗?”鸣人一面吃,一面含含糊糊地问博人。

“不。”博人条件反射式地坚决回答,随即像是发现自己失态式地补充,“我得……把便当盒带回去。爸爸你今晚,还是在这里陪老师,的吧。”

“……嗯,是。”鸣人的回答依旧很含混。

从口中咀嚼的饭菜,到周围出现的一切,都让他觉得索然无味。连“火影”这两个字,竟也有些隐隐的模糊……

比他更索然无味的是博人。

少年只觉得自己像落入了成人世界的陷阱,里面是遮天蔽日、不明不白蒙蒙的灰雾,看不到开头也看不到结尾。

他想起自己从病房里落荒而逃的样子。想起自己满满的不甘心根本藏不住,连年幼的妹妹都担心起来。他想起自己一吃完晚饭就飞快地向这里奔跑时脚底板打在水泥地上疼痛的感觉。他想起冲进走廊时,看到的父亲和师父。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明明根本没有肢体接触的两个人之间,为什么会有这么粘稠的浓郁的气味呢……他们只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而已,可光是彼此相对的眼神,仿佛就能写出一首漫长的情诗,博人甚至能从那眼神里读出咏叹般的韵脚,百转千折隐晦的意向,和像翠鸟翅膀一般闪着光的词句……

从他的角度,可以很清晰地看穿父亲身体刻意保持距离的姿态,看得清属于成年男子高大身形上每一块紧绷的肌肉,看得清肌肉因紧张而生理性地颤抖……他知道父亲是在用力地抵御自己,但是这样咬牙切齿地坚信防御是为了保护什么呢?是现实表面的平静吗?是现在拥有的看似华丽的一切吗?又或者……

呵呵。

博人看到父亲的手以肉眼难以辨别的速度地动了一下。随即飞快地缩回原位。

怎么会想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呢?

从那时自己惹祸看到两个人第一次并肩作战的时候就该明白了不是吗?父亲心中第一顺位需要保护的对象——尽管这个被保护的对象自己强得发指——从来没有第二个人。

“爱是什么呢?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博人想起前几天看的电影——明明是男孩子们聚集在一起想要看点“探索生命诞生的秘密”的新奇玩意,到头来却不知道为什么放出了坑爹的文艺爱情片,井阵和三月他们大呼无聊,博人却不知为什么记住了这句话。

真是……令人作呕。

少年把手摁在腹腔上。虚伪的现实和不正常的关系让他的胃无节制地抽搐着。事实上他带着记录用的科学忍具——指望一旦发现父亲有什么不正常的举动就拍下来,给母亲看也好,或者公开也好……他生气的是这男人竟如此狡猾,竟没有露出一点马脚,以至于……如果不是发现了父亲角落里的秘密他都会觉得这两人只是关系比平常的朋友更好一点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不会有第二个人相信他。

真是令人绝望。

无人理解的压抑感让他喘不过气,心脏因为缺氧而闷痛,像是下一秒就要停止跳动一般。

然后少年发现更加令他绝望的事实——心脏的疼痛,或许并不知因为不被理解,而更主要是因为,他从未如此深切地知道,自己那还没有来得及发芽的初恋,或许,只能在心底最深处默默地死去了……

他甚至没有为它流泪的权利。




评论(22)
热度(258)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