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17)

#前方小樱上线注意!

#前方佐良娜上线注意!

#前方博人上线注意!

#前方修罗场注意!

#前方有微妙婚内内容注意!!

===========

前文:1 2 3(博佐成分注意)4(博佐车辆注意)5 6 7 8 9 10(鸣佐车注意) 11(鸣佐车注意)12 13 14 15 16

===========

鸣人的心堪堪地跳漏了一拍。

“什么嘛!”他鼓着嘴做暴躁状表示不满,“我都是火影了诶!佐助才……”话到一半,又嘿嘿地笑了,挠了挠头——脸有点热,心比脸更热,手不知放哪里比较好,话语从唇齿间吐出来都带着点涩涩的青苹果味,他又是那个永动机般不疲不休地追逐着笑容的少年了。

佐助看着他,仔仔细细地,没有漏过那张生动的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小变化,眼神越来越深,终于忍不住又勾起了嘴角。

大概是大家族公子教养的烙印,在意识清醒的时候,佐助的表情幅度总是很小,笑起来的时候尤其,只是嘴角微妙地上扬,从不露出牙齿,而且总是下意识地微微偏过头,像是生怕被人发现似的——事实上完全没有必要,除了鸣人、鼬、还有“宇智波佐助表情解读十级”能力者大蛇丸之外,几乎没有人能注意到这深谷中若隐若现的兰香般的浅笑。

他用尽整个人生和全部力气来追逐的表情。

现在,人就躺在面前。溶解了对世界的恨意,温润而柔和,眉间疏朗,唇角噙着笑。满足的暖意涨满鸣人的胸腔。

——当火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和鸣人想的很不一样。他以为穿上御神袍,代表的是站在所有人的身前,用宽阔的胸膛抵挡雨雪风霜,但现实里御神袍的含义远比这更琐碎、更磨人,也更凝重:这个楼建不建,那个街道扩不扩宽,两家人关系不好究竟是谁的错,任务如何发放,和别的忍村别的国的关系又该如何。无数的事缠着他和他的几百个影分身。每天晚上躺在沙发上,影分身一个接一个消失,信息和体验回归本体,他都有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往往就是这样的时候,拥有白眼天生能敏锐感知人脆弱的小女儿,总是毫不犹豫地像野兽一样凶猛地袭来;一贯关系算不上特别好、又恰巧处于青春期的儿子有时冷眼相对,有时添油加醋,无论哪一种,总能把事情变得更糟;而他们的母亲对此也总束手无策——事实上,或许溺爱的态度里天生就隐藏着潜在的煽风点火的恶意……

像是细小却带长着腐蚀牙的蚂蚁。一点点地啃食着鸣人身上的能量。

作为火影的他,迅速地“成熟”起来。

而在阴影里,曾经那样一个永动机一般的小太阳,肉眼可见地黯淡下去。

梦想和现实的落差大得令人产生失重感。在真实的世界一阵阵袭来的眩晕比在红月之下更令人心悸与疲倦。他像一个极度贫穷的人,超负荷的重复劳作着,只为了换取下一顿的面包……

无力去思考一切的正确与错误,无力去寻找其他的出口。不知该怎么隐藏自己倦怠。也不想隐藏。

——但佐助这样笑了。

于是所有的辛劳、隐忍、仓皇与疲倦都有了回报。

“如果这就不聪明,我宁愿做一辈子傻瓜”。

少年时的誓言还在耳边。鸣人知道这是自己无法违背的承诺。今天佐助依旧叫他笨蛋。他并没有办法反驳。事实上对于现在的状况他还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但他从心底相信佐助。只要佐助做的事情,一定有正确的理由。他曾为了心底这份相信与整个世界为敌,只是劳累或者忍耐又算得了什么呢。

何况佐助这样笑着呀。

一定是因为他信守承诺,守护了佐助的归处吧。

这么想着,鸣人便也“嘿嘿”地笑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轻轻笑着,谁都没有说话。

金色的夕阳慵懒地散落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给两个人都包裹上蜜色的糖衣,甜蜜而温暖。像是这一笑,就可以笑到地久天长。


-----------


“你们在说什么吗?”

小樱的声音打碎了这柔软绵长的静谧。

鸣人和佐助几乎是同一时间以只有彼此才能感觉到的幅度倒抽一口冷气。佐助面沉如水,余光难以抑止地直往鸣人身上瞟,视线里全是忧虑。

被担心的人反而难能可贵地显示出这些年在几大国周旋中锻炼出来的淡定自若,保持着阳光的笑容大咧咧地说:“在说佐助受伤的事呢!——你看他从小臭屁到大,没想到也有这样一天!哇哈哈!”

“闭嘴吊车尾。”

“你们俩还真是……”小樱被这强烈即视感的画面逗得也跟着笑起来,“我也吓了一大跳。真是太乱来了,还好并没有什么大事——佐良娜,”她回手从身后摸出黑发的小女孩,“你不是老说想见爸爸吗?”

佐良娜被自己的怪力妈妈提在半空,不满地手舞足蹈:“才没……哎呀!”少女的脸腾地红了,像一只被惹怒的小兽那样张牙舞爪,低声愤愤地嚷着,“放我下来!七代目大人在这呢!他在看呢!”

小樱“噗嗤”一声把她放到地上。

佐良娜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整好,迷妹的狂热目光在七代目大人身上流连片刻才回到自己父亲身上,红着脸,半垂着头,瘪了瘪嘴:“我才没有想要见……”话到半截又吞回去,抬起大大的黑眼珠看了看眼前五官和自己相似的男人,“爸、爸爸。”

佐助伸手揉了揉她和自己一样的黑发:“又长高了呢。”

“最近长得比以前快了,”小樱接道,“也到了这个年龄啦!——似乎有了喜欢的人了,经常有事瞒着我呢。”

“妈妈不要乱说!我、我才没有!”

一派嬉笑打闹温馨家庭的和谐景象

鸣人发现自己的忍耐能力并没有想象中那好。他对小樱使了个眼色,默默退出病房。深吸一口气,发现自己的拳头握得死紧,掌心全是血。

背后依旧传来欢声笑语。

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头。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一个小号的自己,拿着便当盒,站在离病房最近的走廊上——哦,不,那不是自己,那是博人。

“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鸣人没头没脑地问。

“啊,我怎么来了,我什么时候来的。”

像是镜子里的倒影一般,博人没头没脑地回答。






评论(20)
热度(154)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