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16)

啊,好久不更了(捂脸)

最近真是很忙呢……而且中途插播了车OvO

从今天起要认真把这个写完OvO

========

前文:1 2 3(博佐成分注意)4(博佐车辆注意)5 6 7 8 9 10(鸣佐车注意) 11(鸣佐车注意)12 13 14 15


=========

佐助曾经想要毁掉这个世界。

这并不是一个玩笑。

在他不断神展开的前半生里,世界把所有的恶意都倾泻在他身上。他甚至还来不及踮起脚看青春的风景,就在至亲相杀的夜里夭折了梦想。之后的生命不得不放在粗糙的磨刀石上反复打磨,把自己磨成一把复仇的利刃。然而这样以命相博的努力很快被证实没有意义,甚至南辕北辙。尘埃落定他一无所有。只剩下永恒的长得令人厌烦的生命。

还有零星幼年时期的温暖回忆。他靠咀嚼吮吸这一点点记忆苟活。片刻的甜蜜里藏着绵密细腻的针。每每令他在深夜里惊醒,望着天花板长久无法入眠。

他连哭泣的资格都没有。

他总是睡不好,起床气很重。

然而他终究没有对这个世界动手。

甚至……

开始为它处理麻烦。

——以“赚钱还房贷”为名。

耿直如鹰小队成员毫不犹豫对此表示呵呵。

“一般人为了还房贷并不会把命押出去。”其中尤其香燐对此意见特别大——如果能选择的话,她喜欢轻松并赚得多的任务,但佐助才是做决定的人,“以及,我其中好几个都是感情很好的兄弟,还以为你会拒绝呢。”说着,她一脸英勇就义等着佐助把穿出几个透明窟窿的样子扬起下巴。

佐助只是扬了扬眉。

如果不是香燐特意提起,他几乎都没注意到这件事。现在想来,的确呢……大概因为造成严重危害的精神控制类科学忍具,很大程度上是参考民间流传的关于写轮眼的传说,和一些写轮眼的非保密资料。所以该产品,怎么说呢……对有血缘关系的同辈,尤其是兄弟,特别容易造成影响。

带来作为证据或曰病患的受害人中,有不止一个用近乎狂热的语气说过:“就算我死了也没有关系,请一定救救我的弟弟/哥哥。”

多到鹰小队成员都用担心的目光盯着的佐助,随时准备拖着他离开的程度。

佐助却并没有动摇。连他自己都点吃惊。这些孩子看到的幻境和经历,大概就是当年他和哥哥的劣质民间传说版吧——的确让他想起当年的自己和哥哥。但他并没有像以前那感觉到从身体的最内侧被人撕裂般的痛苦,只感觉到,像是掺着花香的春风般,甜丝丝的拂面而来的温暖。

……哥哥。

想起你的时候,我竟然已经不再落泪,甚至,可以微笑了……

这感觉,连佐助自己都有些惊讶。


-------------


“内心的缺口是可以被爱修补的。”

——回村之后,银发的六代目担心自己昔日最强却也最别扭的学生,多次假装偶遇和他谈话。

什么“这个世界比想象中更糟糕,但也比想象中更美好。不要只固执于它糟糕的一面,更多地看它美好的一面——鼬也是这样希望的”啦。

什么“活下去总能遇到美好的事——谁知道”啦。

什么“人生永远比你想象的更壮阔,你还年轻”啦。

佐助总是一眼就看穿老师的伪装。心想我早就不是当年的我了,你也不是我的老师了——何况你才当了我多久老师,大蛇丸都没有对我说教。再说说教之前能不能好歹先把脖子上的吻痕遮一遮,知道那谁复活的人没几个,要是被人问起你要怎么推脱。有时想拿“在人生道路上迷失那么久的人不要教育我”堵卡卡西,有时又想吐槽“好好好知道你现在被爱滋润世界不再是地狱但你不要见人就散发圣光好吗”——但最终,他多半只是冷着脸“哦”一声,不置可否。

佐助毕竟是聪明人,他知道老师总归是为他好。说的也对。一面当火影,一面应付创伤后应激障碍,居然还想着分神来说服自己,这份情还是得领的。何况老师的身世他也知道,并不是隔岸观火站着说话不腰疼。

可当时的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这样的话。


------------


“佐助?”鸣人的声音把他从回忆里唤醒,“你怎么了?”

 蓝色的眼睛,一个显得亲密却不局促的距离,担心地望着他。

“不,”佐助的脸一热,“没什么。”

他把眼转开一点:窗外正是晚霞漫天,红得像是宇智波的眼睛。他想起每一次卡卡西和他“偶遇”都是在这个时候——那是火影忙碌的工作和“劳累”的家庭生活中唯一一个空隙。

呐卡卡西,我现在,大概……能够理解你说的话了。

“是不是哪里痛?要不要紧?”鸣人见他反应微妙,愈发紧张起来。

佐助把手摁在心口——被洞穿、被撕裂、被绞碎……之类的感觉,已经多久没有体验过了呢?……似乎已经久远到,如果不认真回忆,就要想不起来的程度……

这就是“被修补”的感觉吧?

现在,我已经不憎恨这个世界了。

佐助勾起嘴角,微微一笑。

甚至,还想多了解这世界一点,还想……为了你守护这个被你深爱的世界。

温柔得像是樱花花瓣飘落的笑容。

鸣人看得呆了,片刻,不依不饶地嚷起来:“到底是什么事嘛!居然、居然……”脸一红,咬牙切齿的,话里带着些淡淡的酸意和不甘心,声音便哑下去,“居然让佐助这样笑……”

佐助眼里的笑意更浓了,却故意板下脸,挑起眉,寻衅般地望着鸣人:“我在想,你啊,真是个,超级大笨蛋。”


评论(12)
热度(171)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