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博佐/鸣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15)

过剧情。

想要让他出场的博人到现在还没出场(抱头

其实现在他在外面看啦

看样子还得再一章才能出场的样子(哭哭


=======================

等受影响的国家通过大蛇丸找到鹰小队,希望佐助施以援手的时候,事情已经发展到几乎不可挽回的地步:

因为传播非常容易,在过了地下推广期之后,此类科学忍具几乎以恶性传染病般的速度指数扩散着。受到波及的人多达上百万——几乎等同于一个小国的人口,而其中,因为忍具制作的不严谨,被幻术或精神控制留下严重后遗症的最少有数十万人,绝大多数是对科学忍具没有足够认识、心智又不成熟的普通青少年。

甚至不是忍者。

制作、改造和销售此类忍具的主犯们,显然都没有想到会造成如此严重和恶劣的后果——被抓住时,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一脸懵逼地表示“只想要赚一点钱”,或是哭哭啼啼地哀嚎“根本没想到这会触犯哪门子法律”;剩下的那部分则更令人生气地表示“货物卖得出去就好,哪管身后洪水滔天”。

高层们束手无策。却又不愿意爆出丑闻。

“希望事情能妥善地秘密地解决掉。”负责交涉的受害国联合会涉外秘书这样表示。

“做不到的话怎么办呢?”

作为鹰小队唯一一个可以和普通人正常交流无障碍稀有人才,香燐当仁不让地承担起“鹰小队经纪人”的职责——比起团队里的其他人,她考虑的问题也要更周全和现实。

把“老奸巨猾”写在脸上的涉外秘书,用一个湿淋淋仿佛爬行动物舌头那样的表情回答她。

鹰小队的几人同时露出毫不掩饰的嫌恶:不能解决又不能暴露的事最后会怎样?——作为见惯“背后的世界”的忍者,或许一开始就不该提出这样的问题。

香燐皱起眉:“如果是这样,大概……”

“接。”佐助打断她,“能做到。佣金预付八成。尾款二成。”

尽管香燐想要表示目前并不缺钱不需要这么拼,重吾和水月都对此完全不知道该从何下手,不过既然队长这样说了,事情也就定下来。

佐助提出的解决方案很简单:

让所有拥有该种类科学忍具的人在同一时间使用科学忍具。通过科学忍具对受到影响的人进行复原。同时破坏该科学忍具。

有大蛇丸的改造和安利能力,第一步并不难执行。这位现世最强的忍术科学家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成功制造了可以控制全部同类忍具的“母机”。随即通过几个不同领域的媒体,释放一些或真或假的消息,轻易地撩动了该类忍具使用人群。

——“都是些对未来充满茫然的孩子啊!多么可口,和当时的你多么相似!”成功完成任务的科学家不忘熟练地作死。但佐助之后还有更重要的事,所以没有如他所愿的那样给他一个甜蜜的写轮眼。

之后的第二步和第三步,就完全是宇智波佐助一个人的事情了。

鹰小队的其他队员紧张地守在自己的老大旁边——尽管完全帮不上忙却没有人离开。或者不如说是因为完全帮不上忙才更加担心。

佐助开启写轮眼。

进入旁若无人的无我状态。

时间那么久。以至于重吾和香燐不得不三番五次地阻止水月作死。并偷偷讨论是不是应该给佐助输送一点查克拉,以及这种时候输送查克拉有没有用或者会不会造成副作用之类的话题。

然后佐助“咚”地倒下。

写轮眼下鲜血淋漓:“完成了。”


------------


“原来是这样的说!”鸣人用右拳捶了一下左掌心,“这也太乱来啦!上百万人一次解决什么的……就算是在忍界大战也没有这么大的消耗量的说!况且佐助你的写轮眼是偏天照的战斗型吧?偏月读幻术的是鼬那半边吧?——难怪你的查克拉‘嗖’地一下就消失了,吓死我了,下次可不能这么乱来的说……”他絮絮叨叨地,想让自己看上去显得有些冷静的样子,但语气里的心有余悸根本藏不住。

佐助想起,自己倒下之后,失去意识之前,鹰小队队员们乱作一团的讨论。

讨论内容包括香燐趁这个时候对佐助上下其手算不算是道德沦丧。那如果水月这样做算不算道德沦丧。要如何保护这种情况下的佐助。是把他立刻送回木叶还是……除了立刻送回木叶之外似乎没有别的选项,大家都觉得感知此事的火影会陷入暴走状态,并且不想被当做罪魁祸首波及。因为如果被波及就算恢复能力强如香燐也觉得自己遭不住——所以没有其他选项,必须立刻把他送回木叶交到火影大人手上。

虚弱的佐助低声表示抗议。认为自己只需要休息就好了。而鸣人对自己的一部分记忆被封锁,并且已经当火影许久是一个成熟的大人,并不可能像少年时那样随时暴起伤人。

一贯唯佐助是从的小队队员们表现出难能可贵的坚持,纷纷表示还想多活两年,不顾当事人反对,一面召唤通灵兽传讯,一面背起在昏迷边缘的佐助就往木叶飞奔。

事实证明,这一次,这些情商奇低遵循本能令人怀疑他们究竟是不是人类的家伙,做出了比佐助本人更准确的判断。

……这,算不算当局者迷呢?

“不过这的确像是佐助会做的事的说,”鸣人的声音把佐助从轻微的神游中拖出来,“佐助你啊,”为防止自己有过激举动,鸣人把身体向后撤了撤,“就是没办法看到别人受伤害,只会过分勉强自己的说。”

哈?

佐助眉微微一挑。

这家伙,是不是忘记了“有什么人曾经几乎要毁灭世界”这件事?


评论(10)
热度(148)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