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博佐/鸣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14)

博人依旧掉线中。

对不起博人(捂脸)。

这篇文我郑重地承诺过要HE。所以就一定会是HE。让你们看看我花式HE的功力!(肃

不过车发完了……果然还是很沮丧OTL

---------------------

让佐助想要逃避又悄悄期待的吻,并没有真正落下来。

许久,他按捺着两倍于平时的心跳,小心翼翼是睁开眼,发现鸣人不知什么时候,移动到床头,俯下身,脑袋悬停在自己额头上方,蓝色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

这个距离和角度,让佐助想起两人在终结谷的分别。

佐助心中一抽,慌乱地想要躲避那灼热的视线,鸣人却不依不饶地追上来,甚至撩开他的前发,露出那只不会变的紫色眼睛:“呐佐助,虽然我现在还不太记得,但我觉得,这样重大的事情,佐助一定是经过非常慎重的考虑才做决定的吧?而当时的我,也是经过非常谨慎的考虑才答应下来的吧——不是草率地逃跑或是放弃,也不是随随便便地说‘既然佐助觉得这样好就这样吧’,而是认认真真地考虑过了,才郑重地彼此约定的吧?是这样的吧。”

湛蓝的眼睛因为紧张而眨巴着,直到深深地望进那一双异色的瞳里,确认了对方的眼神,才咬着牙,一字一字用力说下去:“既然是这样,现在的我绝不会意气用事乱来的说。和佐助的约定,这样重要的约定,一定会遵守的说。今晚我会哪里也不去,明天也一样,尽量不和其他人接触,以免出现意外——直到你的查克拉和眼睛完全恢复,可以让我重新履行约定为止。”

看佐助还有些迟疑,鸣人便又加了一句:“工作的事有影分身,不用担心。”


------------


这就是岁月的磨砺吗?

佐助望着鸣人咬牙切齿的表情,心想。

成熟了?或者学会忍耐了?

如果是以前的鸣人……

他想起那个不屈不饶地追在自己身后谣言的金色影子……

有点开心。也有点安心。

但也有一点。只是一点点而已……

怅然若失?

不,佐助不会承认的。就算对自己也不会。

“不是的说,”但七代目一眼看穿了他,还超坦率地丢过来一个正中红心的直球,“不管记得或者不记得,对佐助执着这件事是绝不会变的。同样,就像以前一样,我也随时准备,为了佐助去挑战各种各样从没有试过的事情,从没有想到过的事情,别人都说异想天开的事情。这一次也一样,我——佐助?”

还真敢说啊!

就这样毫不客气大咧咧地说出来了呢!

虽然鸣人说起话来一贯是这种风格……

虽然这话说的也并没有什么错……

可是为什么……

明明什么事都做尽了……

明明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

究竟为什么,听到这样的话,脸上还要发热啊!

一定是太久没见对嘴遁的防御力下降的缘故。或者是记忆跟着被扰动得活跃的缘故。或者因为月色太柔和的缘故。总之,才不是被触动呢。也并不是害羞了。

绝!对!不!是!

“不舒服吗?是头痛吗?刚刚用写轮眼太勉强了吗?”鸣人急切的声音里透出惊慌的气息,“要不要紧?叫医生吗?”手忙脚乱地上来抓佐助的手——佐助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抬起仅剩的手臂,盖住了燥热的前额和脸颊。

直到把佐助的手掰开,确认手臂遮盖之下只有一张眼角挑染着绯红的脸——侧在一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鸣人才松了口气。

随即无力挣扎的佐助“啧”了一声:“吵死了,吊车尾。”

这真是糟透了。

可爱到要炸裂——成年的佐助只在面对鸣人的时候,才偶尔露出这种特有的别扭的表情,明明在大人成熟的线条和五官中被成倍放大——鸣人只觉得自己的心窝被直接击穿,心窝处嗖嗖地穿过的都是春天夹着樱花瓣的粉红色暖风。

但是不能轻举妄动!

鸣人对自己说。

已经承诺过了。真男人就要好好地准守自己的承诺。这可是对佐助的承诺呢。绝对要一点不差地绝对贯彻下去。

就像绝对要追回佐助的时候那么绝对!

作为火影七代目的鸣人,对于面前这几乎不可能的挑战久违地燃了起来。他果然没有更出格的举动,甚至还为了缓和气氛,开始主动寻找刺激性不那么强烈的话题,比如——

“说起来,佐助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天下无敌了呢。”最后这个玩笑一出口鸣人自己都觉得有些刻意,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佐助横了他一眼——意思大概是“能让我断一只手臂的人就在眼前呢我可不好自吹自擂”——然而还是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顺着他回嘴道;“怎么?水月他们没告诉你?”

“呃,那个,”鸣人把头发挠得乱糟糟的,“当时太心急了根本没有时间听……”

佐助望着他,露出无可奈何哭笑不得的表情,不过并没有抱怨,甚至没有叫“笨蛋”或是“大白痴”,而是用他惯常那种平静得有些冷冽的语气叙述起来。

于是鸣人听到这样一个故事:

科学忍具虽然不被几大忍村看好,然而,在对忍者有强烈好奇,又不得其门而入的普通人眼中,可是接近那个神秘而强大的世界的唯一通路。

所以,许多不成熟的科学忍具暗地里销量大得吓人。

其中不但常见的日常使用型,也有攻击型,甚至非常危险的——就算在真的忍者中也很少人能完美使用而不影响健康的——精神控制和幻术类型。

就算人生天天都在神展开、自以为阙值足够高的佐助,也不得不感到吃惊——这大概就是“无知者无畏”吧。从来不知道其后有多么大的隐患,才敢随意制造和贩卖粗糙简陋却又无比危险的东西。


评论(13)
热度(138)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