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13)

结果博人还是没上线(捂脸

博人对不起QAQ。

也并没有什么车OTL。

而且写到后面果然有点绷不住了OTL。崩就崩吧="=。快点完结啊——我还想发其他车啊,哭哭。

============

 

这差异是非常微妙。

不是身在其中的人根本无法发现。

但这差异又极端明晰而尖锐。

就算鸣人这样对并不十分擅长处理细微感情的人,也能清楚地感知它的存在。

是排外性?

还是独占欲?

不。

都不是。

排外和独占什么的,在真实的内心面前,实在太过简陋了。

怎么会只是这么单薄而偏执呢?

要知道,为了面前的这个人,鸣人可曾越过山川与河流,曾日夜不停的奔跑,曾逼迫自己训练直至脱离,曾痛苦哭泣几乎失去呼吸,曾在一瞬间失去理智,曾放弃高傲的自尊双膝下跪,曾宁可与世界为敌……曾什么都不害怕,唯独害怕自己的心意不能传达。

只因为这个人,曾经在漫长的孤独中被闲置的五感变得敏锐,心变得柔软,比任何时候都容易受到刺激感到疼痛,却也因此比任何时候要坚强:

充分相信自己的爱人有足以一人挑战整个忍界的实力,却依然想要伸出手去保护他。

不想任何人分享他的哪怕一丝温暖可爱,却又想要再所有人面前炫耀他。

想在他身体乃至整个生命中深深地烙上自己的痕迹,却害怕因为自己让他的轨迹变得崎岖……

……太多复杂的念头和纤细的情感,在心中潮汐版此起彼伏。 

根本无法使用确切的语言来表达。

或许世界上根本不会有足以描摹的语言。

或许只要开口说话,一切五光十色的隐秘的美好,就会坍缩成语言线条性的苍白。

在火影任期内锻炼出来的社交经验让鸣人明白,这时候很应该说些什么,比如“科学忍具这么厉害”,又或是“照这样下去没多久你们家的血继界限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之类的,但他说不出口。

他整个心里塞满回忆。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尽力克制自己不要做出出格的举动。整个脑子转来转去只有一个念头“我怎么竟然真的会忘了呢?”

他张口结舌。

眼睛瞪得仿佛试探自己的眼眶究竟撑到什么程度。可在这种情况下却深深地拧着眉。表情古怪极了。

他只望着佐助。


------------------


佐助也望着鸣人。

作为七代目的他,是同批进入忍校的同龄人中变化最大的。

如今坐在床边的人,高大而可靠,眉间甚至带上一些中年人劳累和沧桑的气息。同学们都说,根本无法把七代目和十二岁那个吊车尾联系在一起——只有从金色的头发、碧蓝的眼睛和脸颊上的狐须里,找到些许往日的痕迹。

但在佐助眼里,面前的人,几乎没有改变。

高兴时的咧嘴笑,战斗时生机勃勃的侧颜,生气时无法抑制爆尾的生动凶脸,陷入激情时狂热沉迷的眼神,还有现在——

当对“宇智波佐助相关事宜”感到束手无策时的专有表情:眉头抽起,碧蓝色的眼睛里暗潮汹涌,仿佛从内心的最深处,直接涌出情绪……

这个吊车尾哦。

真是……

手不由自主地伸向那微微隆起的眉间。

只是轻轻一触。

像一点花瓣落入平静的睡眠。

湛蓝的眼睛里澎湃的情绪刹那间一扫而空,倒影着自己的身影的瞳比八月的晴空还要澄清,眉间打开,狐须变得活泼而生动。

佐助的瞳孔陡然一张,像被灼伤般猛地抽回手,慌忙撤开视线。

“现在知道了吧。这一切,都是记忆封印松脱的结果。”他克制着自己,勉力隐藏内心的动摇,保持语气的客观与冷静,“不用担心,这样的反应很正常。而且是在幻境中。现实并没有……”

“但是佐助呢?”鸣人打断他,“你开心吗?又或者难过吗?你在想些什么呢?只是为了配合我吗?只是为了让我恢复理智吗?你改变了吗?又或者依旧和以前一样呢?在我不记得……那些事的时候,你看到我感觉都如何呢?会不会伤心呢?有没有想我呢?——对了,我已经不记得了,能不能再告诉我一次,最开始的时候,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情况呢?我为什么会答应?这又是怎么做到的呢?”问题狮子连弹般一个接一个蹦出来。

所以我果真最讨厌吊车尾了。佐助心想。这样的直球实在是……

鸣人的问题还在继续,脸随之越凑越近。

佐助想推开他。又想摸摸他毛躁躁的短发。可他发现手像被木遁困住般无法动弹。

属于鸣人的灼热气息越来越浓厚。

而他在病床上。

再也无法提取一点查克拉。

无处可逃。

佐助认命地闭上眼,咬住了下唇。


-------------------


单纯的科学忍具当然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它本身,和绝大多数无法经过实战检验的科学忍具类似,都是宣传口号远好于实用效果的悲剧。

但七代目火影所专有的这个不太一样。

宇智波佐助本人——目前尚在“活跃”名单的忍者中唯一一个写轮眼的使用者——在大蛇丸的帮助下,亲自对它进行了精密而细致的改造。

鸣人曾经问过改造的原理。但他的天赋是纯粹的战斗型,对幻术和神经控制技术一窍不通,最终也没能完全搞明白,佐助具体是通过哪一只眼睛。就连几次失败的试验,都因为记忆被控制的关系有些模糊——像幻觉或梦,不像真实发生过的事。他只知道最终的改造效果:

几乎完美地屏蔽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友达以上”的一切记忆和情感。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它到底只能控制头脑浅表的思维,无法控制身体的本能。所以鸣人见到佐助的时候下意识的亲密举动,说话时与别人有些微妙不同的口吻,感觉到佐助受伤时的惊恐与暴怒,以及对于佐助的优先保护……这些问题都暂时无法解决。

然而所谓“完美”,则因为在它正常作用的范围内,鸣人无论有怎样激烈的行为,他本人都会相信自己的行为动机是“佐助是最重要的朋友”而非其他,乃至于周围的人在他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或许还有佐助眼睛的一些暗示吧,谁知道呢?——的影响下,也不会对此有任何怀疑。

不完美的行为模式中完美的逻辑自洽。

“把谎言藏在真实之中”。

——只有宇智波佐助才能制造的,对于漩涡鸣人专用的,无懈可击的骗局。



评论(16)
热度(157)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