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萌芽 01 (百粉感谢)

本来打算开个小车。

莫名地写得超出了预计的长度O口O……而且并没有车!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以及本来打算写个百粉感谢,转头一看已经过了200粉O口O?目瞪口呆.jpg……原来鸣佐是这么热门的吗我真没想到O口O?

以上是作者汹涌澎湃的内心。

==========


《七代目火影的秘密》要发的车已经发完了,接下来就是一些剧情解说和首尾的工作OvO。没有车所以有点……没干劲OTL。不过我还会写完的啦(坑品好,肃)

从这一篇开始是一个“轨迹”的系列,想要写鸣佐二人在各个不同年龄段的时候的感情变化和他们的身体接触(喂)程度的慢慢改变(羞

希望每一篇都能短一点OTL。

===========

在以后漫长的人生里,漩涡鸣人时常会想起在波之国的那个任务。

最先想起来的,总是任务完成后的晚上:

佐助睡在他的旁边,背对着他,身上铺着月光,看得见他在纱布缠绕下的纤细的脖颈,和被月亮映得有些透明的耳廓,身上整整齐齐地穿着团扇花纹的睡衣,连放在被子外面手臂都遮盖得严严实实——鸣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短打:皱巴巴的,背心被搓得卷起来,露出肚子上的封印。

简直就是“精英生”和“吊车尾”最直观的对比。

鸣人脸一热。

有些害羞,又有些不忿:明明都是没有人照顾的孤儿,自己就是一副弃犬的落拓样,佐助却始终保持着名门之后的风范,还真……让人生气。

鸣人的狐须瘪了瘪。

莫名地想看佐助和他自己一样衣衫不整的狼狈样子。

这最开始只是个恶作剧式的想象。

但很快,事情变得诡异起来:无法言喻的微妙燥热袭击了他——从下腹的封印处开始,很快蔓便全身。

——对他来说,那就是一切的开始:关于佐助,和自己漫长的追逐与挣扎的起点。


--------------------


当然,彼时的鸣人完全没有察觉。

他比这更迟钝的瞬间也有的是。

说来有些难以置信,那之前已经和佐助接吻过了。

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两个人有了密切的身体接触之后,佐助时常会用这个讥讽他。“我还以为你就算亲了也没感觉”之类的——有些小情绪的时候,甚至会用“亲了都没感觉就不要继续了吧”为借口拒绝亲密的肢体接触。

一说到这个鸣人就面红耳赤。

然而并没有什么办法:他就是这样回路漫长神经粗大的人。当时的他最多觉得佐助的嘴唇很软带着点早上吃的西红柿味儿。虽然并不真的觉得反感,但下意识认为不赶紧做出呕吐的样子不行——何况佐助自己也干呕得非常凶猛的样子。

这种情况下,就算心情真的有微妙的变化,他这种回路笔直的人,也根本不可能注意到好吗!

于是十二岁的鸣人固执地认为自己喜欢小樱,发自内心,真情实感。


-------------------


今天鸣人也觉得能随便找个理由把自己混过去。

比如天气不好。又或房间通风差闷热。他甚至下意识地演习如果被发现要做出反感恶心的样子奋力否定。

然而并没有其他人——卡卡西和小樱都有单独的房间——掩饰没有任何意义。直线条如鸣人,也只是姑且做了几个“不好意思”“不是这样”的小动作,就把视线重新集中到佐助身上:

在鸣人的习惯中,佐助身上随时都立满尖刺,两句话就扎手,随时准备和随便什么人干一架——他也便紧绷了神经,随时准备还以颜色。

和眼前这个人一点都不一样。

沉睡中的人安稳得不像是真实的。

光在那因为失血而格外苍白的皮肤上,笼上浅浅的银色的微光,朦胧而甜美。

柔和得令人手足无措。

鸣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视线,只能任由它在佐助耳后裸露的皮肤上徘徊,在露在纱布外的脖颈后靠近背部一小块雪白的小区域里流连不去……

“……因为我呢。”

许久,他伸出手,轻轻碰触佐助颈上的纱布——经过严密的包扎,但还是微微地透出暗红的颜色,在昏暗的月光下,非常惹眼。

那样的贯穿伤,非常痛吧……

一瞬间,佐助在面前倒下的场面,连带着几乎要窒息的心痛感,“失去佐助”的恐惧和那之后失而复得的狂喜,一股脑地奔涌而来,铺天盖地地袭击了他——鸣人不得不用力摁压自己的胸口,来缓解心口处真实的肉体上的疼痛。

真是抱歉啊。是我太弱了。如果能强一点或是理智一点的话……

当然这种念头就算只在心里也不过是一闪而过——甚至鸣人自己都不会察觉,过后也不会承认。不过……

“……我会用力变得更强的!”

——这样的话,还是很可以说出口的。

“嗯。”

伤处被碰触,佐助发出意味不明的呻吟声,翻了个身。

鸣人整个人都僵硬了。

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两人已经靠得这样近——该死的和室!完全没有床的“区域”感……佐助乌黑的发丝中逸散出来洗发乳的清香,和皮肤上带着一点血腥的青草气味,不由分说地钻进他的鼻孔里……

有一个瞬间的晃神。

然后他看到佐助秀气的眉心蹙了起来。

鸣人心猛地揪紧。

不由自主地抚上佐助轻颤的眉稍。

大概是受伤的缘故,佐助的身体有点热,略高的体温接触鸣人的指尖,竟比烈焰还灼人——鸣人像是怕被烫伤一样飞快地收回手指,随即听到自己擂鼓般响而快的心跳。


评论(5)
热度(89)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