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09)

卧槽这车启动起来比我想的要费劲啊!!!

不过总算是想写的鸣佐车了=v=

C证司机,启动缓慢,请多关照……OTL


======

说真的我超喜欢“无论如何对鸣人没办法”的助(逃

============


 佐助愣了半秒就开始认真挣扎。

并没有什么用。

在他最强大的时候,和身上的人胜负也不过五五开。失去了固有的战斗力,那样的抗拒对于鸣人来说与其说是拒绝,不如说是撩拨——后者甚至用手肘撑着身体以防过多的体重施加在对方身上。这个生怕压伤病号的体贴举动,此时看来像是为了引逗对方而特地留出挣扎空间一样。

果然,挣扎的力量很快减弱。

只剩下在口腔中不断逃跑的舌尖、试图摇摆的头部和支在鸣人肩头推拒的手,虚弱地表达着他的拒绝。

相比之下,鸣人自己的挣扎比他要剧烈得多——“停下来啊!!!”他的大脑咆哮着。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成了本能和理智博弈的战场。

然而也没有什么用。

本能在久未碰触的思念作用下强大到让他自己都感到恐惧的程度。

身体像具有了自己的意志。

必须用力抵抗才能避免怀中的人在他的禁锢中再次负伤——他简直生怕稍一走神,佐助胸口的肋骨就会发出断裂的声音。

唇与舌的追逐战这种细节,他根本无暇注意。但很快就发现这样的注意力分配极端错误:从口唇处传来过分舒适的纠缠感,冲击着他早已摇摇欲坠的理智,和回忆中无数心神荡漾的瞬间交叠在一起。

渴求的烈焰熊熊燃烧。他惴惴不安地大声呼唤着理智。理智在远方发出一声期期艾艾的悲鸣。

就在这个时候。

佐助的手动了一下——原本该是排拒的吧?但为什么指尖微妙地收紧了一下呢?

鸣人的身体比他的理智更早理解其中的差异。脸上的狐须纹陡然生动起来。换了个用膝盖支撑体重的姿势,鸣人抬起空闲的那只手,穿过枕头与病人头部的缝隙插进散乱的发间,固定那个始终寻求着逃离的脑袋,微侧过头,用自己的舌毫不妥协地占满佐助的口腔。

一瞬间像是天堂。

然后他感到舌尖的疼痛。

像是炙热烙铁被当头泼一整盆冰水,鸣人整个人都蒙了,逸散的查克拉滋滋作响:从来没有过——就算在两个人关系最紧张的时刻,只要他坚持,佐助便从不拒绝他的吻——更不要说,用这样的方式……

理智一下夺回主权。

鸣人把身体向后撤开,极其狼狈地跨坐在佐助身上,难以置信地望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脑子烧坏了吗大白痴!”面前的人几不可闻地“啧”了一声,眉间深深蹙起,因为失去力量而显得格外黑的眼珠被眯起的眼眶压得狭长——鸣人慌乱地在里面寻找自己的影子,“知道这是哪里,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他听到佐助压着嗓子说。

鸣人张了张嘴,没能发出声音。

悲伤火山爆发般从心底喷出来,飞溅的烈焰灼伤了他的喉舌。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失控。查克拉从飞快地从毛细孔中逸散出来。这是要爆尾吗?等等……现在的自己还会爆尾吗?——别啊,谁来阻止一下!佐助他……不,等等,如果在这里爆尾的话……

鸣人的大脑一片空白。


--------------------


“真是的,都当上火影了,还是这么碍手碍脚的。”

佐助的声音,帮助鸣人找回意识。

七代目用力眨了眨眼,发现害怕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两个人身处陌生的空间里,保持着刚刚病房里别扭的姿势。

佐助也眨了眨眼。

鲜血越过下眼脸涌出来,飞快地在脸颊上拖曳两行深红色的血泪。

“干嘛……这样看着我?”佐助的声音很轻,语句破碎,“你这个……超级无敌……大白痴。”

“这是……你怎么……为什么……”

这里是幻境?还是异空间?不是说不能提取查克拉了吗?强行开眼吗?为什么两边都……

“不知道,”佐助微偏过头,抬起仅存的手臂,胡乱抹去脸上的血,“麻烦死了。所以说,我最讨厌你了。”说着,他咬着下唇,气咻咻地把半长的散发别到脑后。

他的手因无力而颤抖。

这句话真是一点说服力也没有——放松下来的鸣人,一瞬间就发现两个人身体接触的地方,宇智波佐助那隐秘而炙热的真实。

——这样的对话、影像和触感,与遥远的记忆微妙地重叠在一起。

鸣人心顿时被澎湃的柔情涨满。

他怎么竟怀疑佐助会拒绝他呢?

——两个人之间,佐助才是那个不使用任何奇技淫巧,沉默地固守着他们共同记忆的人啊!

“对不起,对不起。”

鸣人俯下身,用力舔舐着苍白的脸上依旧湿润的血痕,缓缓向上,到达因为使用过度而无神的眼睛——颤抖的长睫毛像刚刚破茧的蝶翼,轻轻扫过鸣人的舌尖,撩拨着早已躁动的心。

“这种时候真是……但,我真的好想要你。”

七代目火影凑近了身下的人苍白的颈侧,把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边——钳住那人无力的手,固执地往自己下身送。

“想要到无法忍耐的程度了,会死的,会‘砰’地一声爆炸,会……”

佐助秀气的眉梢又蹙起来,喉间溢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笨蛋。” 

鸣人知道,那是允许的意思。



评论(24)
热度(302)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