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06)

依然没有车(摔

剧情为什么辣么长,怎么都过不掉(哭


看了卷发助依旧能蠢蠢欲动想要开车的我,连我自己都觉得很敬佩(喂


前文点头像=v=。


===================

直到父亲出现在面前,博人才惊觉自己的失态。

他一点没有想过要逃跑,只是直挺挺地站在原地,咬了咬下唇,耿直脖子,抬起头。

被宇智波父女盖章过色泽不相上下两双蓝眼睛对上彼此。

双方都没有眨眼。

博人发现父亲比他想象中还要高大,肩膀宽得像能够撑起天空。自己在他面前,就像是狮子面前的猫咪,连在拖在地上的影子,都被父亲的遮掩得严严实实。他肯定无法像父亲那样,让师父安稳地栖息在自己的怀抱里——事实上,他就算踮起脚尖,也碰不到师父的额发。

博人必须紧紧地咬着牙关,才能抑制内心退缩的冲动。

但预料中的责备并没有来。

“完全不会隐蔽自己的气息呢。”火影说,“你该上学了。这件事关系重大,没有妥善的解决方案之前,暂时不要对别人说。”他的语速很快,和平时爱玩笑的父亲完全不一样。博人想看他的表情,却只看到匆忙的背影。

而太阳已经从东边升起来了。

--------------------


博人度过了史上最心不在焉的学习日。

下午听到某些同学背着他窃窃私语,说火影今天在某个商业区的活动上出了纰漏,又把某份文件弄错差点惹了大麻烦,还好可靠的鹿丸大人及时发现了之类的话。博人知道父亲和他一样心不在焉。

一放学他就冲出学校。

得知师父并不在家,便又冲到医院。

普通的医护人员当然不会知道老师的去向。博人甚至不用开口问都知道。寻思片刻,他直接走向小樱阿姨的办公室。办公室门口站着两个执勤的暗部忍者,但并没有阻拦他。和想象相反,办公室里只有小樱阿姨和她的几个助手,并没有其他来会诊的医疗忍者,也没有热火朝天的讨论场面——博人悄悄松了口气:这样看来,情况并没有预料中那样糟。

“来看老师?”小樱阿姨在百忙之中给了他一个微笑。

“很严重的吗?”

“该怎么说呢?对于佐助君来说只是普通的用眼过度而已。香磷处理得很及时,只要充分休息就能恢复了。比起病情,为什么会有人能让他用眼过度,才是比较让人担心的问题。”尽管已经冠上对方的姓氏并且有了孩子,小樱阿姨时常还是不经意间像少年时代那样称呼自己的夫君——这一点她本人似乎从没有注意,可在以她为偶像的女生中,是时常被津津乐道的谈资——“作为新三忍却有着少女般的可爱”、“到那个年龄也想像她一样又强大又萌”什么的。

以往博人一直觉得会讨论这种无关紧要细节的女生们很可笑。

可今天听来,却有别样的意味。像是蹦跳的少女心,像是所有权宣告,又像是打开过往回忆的钥匙。

过往的回忆啊。

真是的。

怎么每个人都和老师有成吨的过往回忆。

“不过不用太担心。鹰小队已经回去善后了。并没有不可控的消息。”见他沉默,小樱安慰道。

博人回过神,立刻为自己飘忽的思路感到不好意思:“唔。”——他应着,连忙点头。

“他在特殊保护病房。要去看……”

“要!求房号求……呃。”

少年特有的毛躁而迫切的姿态逗得小樱笑起来,博人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挠挠头。

“真是小孩子。”小樱也伸手揉了揉他软塌塌的金毛,把病房号告诉他,便又投入工作中去——和平时期伤员减少,但日常的疾病并不会因此削减,一年几度的传染病多发期更很让人头疼,作为五代火影的直传弟子、木叶现存最好的医疗忍者,尽管自称“家庭主妇”,但谁都知道,她才是木叶医疗系统真正的掌舵人。

工作给她带来利落洗练的气质。博人一贯觉得,比起大和抚子型的母亲,她更阳光有朝气,对于生活,也更胸有成竹。

然而……

走廊尽头拐弯处,博人忍不住回过头,透过透明的玻璃幕墙,看办公室里那个忙碌的身影:和母亲相比,她离真相近得多。她有察觉吗?或者早已知道了呢?老师长期在外,工作兼顾家庭,她真的像看上去那样游刃有余吗?

------------------

老师的病房过分安静。

甚至连护卫的值班忍者都没有。

只有床上沉睡的病人,和无言地坐在一旁的七代目火影——后者一如清晨告别时那样穿着随时打创世战争的全套装备,这代表他对此处的安全负责,也表示他从那时起就没有休息过。

夕阳的余晖透过玻璃窗撒在火影的身上,点亮金色的短发,映满深白色的墙和床单,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里,都涂上蜜糖的颜色。火影就坐在这蜜糖甜而温暖的棕黄中,微垂头,凝视着眼前的旧友——他的眼神专注,像是要把面前的人脸庞上每一个细节都深深地印进脑海里,又像是顺着这张脸,望见已经埋葬的过去,和无法企及的未来。

谁都没有动。

没有说话。

连呼吸声也轻得几乎听不到。

整个病房成了一个完全凝固的空间:没有空气流动,时间停滞,逸散的尘灰小颗粒,悬浮在空中,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点点几不可见的细光。

博人在房门口缓缓停下脚步。

房里的两个人明明没有肢体接触。

氛围会如此粘稠致密呢?

简直无法插足——不,应该说稍微靠近,就能感觉到被排拒的压力。

博人又一次无意识地咬住了下唇。


--------------------


许久,病人发出一声轻咳,稍微挪动一下身体。

火影明显地长舒一口气。

立起身,低头在老师耳边说了些什么——后者没有回应。火影一愣,身体僵直半秒,轻轻叹了口气,伸出原装的那只手。

博人以为父亲要握住师父的手。

但并没有。

他只是伸出两只指头——食指和中指——小心翼翼地轻轻碰触了一下师父仅存的右手上的这两根手指。


TBC


评论(28)
热度(223)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