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05)

作者并没有节操。


然而也并没有什么车(沮丧

说好的山道发卡弯疯狂甩尾,却在泥泞的剧情里寸步难行(哭

要赶快把剧情过掉好开车。


前篇点头像,链接懒得做了OTL。不能开车的日子一切都是黑白的。嘤。


========================

少年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十秒钟之内,博人已经从暴风骤雨中惊涛骇浪的海岸,变成退潮之后枯燥而沉默的海滩。

父亲语气里异样的含义让他心慌。

作为火影的父亲,大大咧咧,同时强大可靠——就算有诸多不满,博人也无法否认。他从未见过父亲的慌乱。更确切地说,他根本没有想过父亲也会有“紧张得连内心都动摇了”的时刻。

就像现在这样。

因为没有更换室内鞋,脚步声尤其明显,急促而有些凌乱,从房间的这一头跳到那一头,又蹦回来。

寻思片刻,博人一咬牙,鲤鱼打挺坐起来,飞快地换好衣服推开门:“老师他怎么……呃?”——他看到蹿过走道的父亲,全副装备,精细到牙齿,随时上阵和创世神干一架都不虚。

时代过分和平。强大的敌人早已成为近代史里令人头痛的名词。就连暗部也几乎失去了出手的机会。火影日常工作时通常只携带自保级的随身装备。就算是亲儿子,也几乎没有看过现任火影这样随时爆尾的战斗姿态。

“近代史里关于父亲战斗的词条,或许并不是夸张,而是陈述的说。”

一个令人泄气的念头飘过博人的脑海。

速度赶不上擦着他的脸疾奔而出的父亲——后者的焦虑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从身体的每一个毛细孔中逸散出来,身后的过道里挤满被甩下的焦虑的气味,理所当然地没有听到儿子含糊不清的问句,转眼已冲到门口。

像一道金色的闪电。

然后。

“啪——咚!”

战意浓郁、武装到牙齿、仿佛随时准备撩起袖子日天日地的七代目火影大人,在自己家门口,完全没有任何阻碍的平地上,直挺挺地 趴倒了。

“好吧,野史里关于父亲的轶闻,或许也并不是搞笑,而是陈述的说。”

又一个念头闪过。

少年简直不知道对此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

母亲能提供的信息并不比已知的更多。

寻思片刻,博人决定——不顾母亲的劝阻——跟上去看个究竟。

飞身出门的片刻,他猛地想起什么,落在行道树的枝桠上回过头——娇小的身影,半倚在自己家玄关外的门廊上,像山间雨后被骤雨浸透、花瓣变得透明的小白花。一双白眼在微蹙的眉下望着他的方向。博人曾经以为它的白清澈见底,是世界上最容易看穿的眼睛。此刻,却忽然发现它的白像浓雾一样伸手不见五指,里面的情绪,根本无法辨清。

见他回头,母亲抬起手,对他打出“小心”的手势。

纷繁复杂的念头,像失去窝巢的蜂群,嗡嗡地叫着,竖起尖锐狠毒的尾刺扑面而来——博人连忙回头,向父亲的方向狂奔,生怕稍一停步,就被包围。


--------------------

七代目火影立于影岩顶端。

没有御神袍。为战斗准备的衣装紧密贴合着身形。削瘦而劲道,像插进岩石里的刀。劈开满月温柔的假象。

月华满满地倾倒在那肩头,浸透因焦虑而绷紧的身体,惯常的开朗热情,此刻凝结成一颗在风中摇摆的不安的火焰。

火影脚下是属于他自己、表情严肃的雕像——平日,这雕像的表情时常被人诟病,与火影本人的形象不符;可在这个特别的夜晚,倒成了格外写实主义的作品。

世界发展得很快。

木叶的建筑已经延展到肉眼难以望见尽头的地方。

影岩的彼方也竖起连绵的高层建筑。

但这些仿佛都不足以削弱火影身边的孤独。

就连风响、虫鸣、远方工地未停歇的隆隆声,也只是加重了静寂的颜色。

“七代目火影很强。几乎是最强的。除了佐助之外,在世的忍者中,几乎没有人可以与他比肩了。”——博人想起近代史课上老师的话。

此话一出,班级里当然难免要响起“哇”惊呼和“啧啧”的赞叹,所有同学的目光不出所料地集中过来。博人还记得,那时的羞赧、尴尬和不知所措。连自己的脸色都无法控制的他,当然不会去细想,这样的描述背后,是否隐藏着艰涩的无奈与孤独。

被强大的遗传因素决定海蓝色的眼睛迎着月光眯起来。火影大人的弱点忽然清晰可见。


--------------------

未知的等待是天然的月读,会改变人的感知。

时间被轻易地缩短,又任意拉长。

博人无法确定究竟经过多久——仿佛是六道创世前的亘古,又仿佛是昙花绽开的瞬间——远处终于出现了灰蒙蒙的人影,疾跑着,飞跃深黑色暗伏的山脊。

近了。更近了。

终于到了可以看清的距离:是师父和他的鹰小队。重吾在前,香燐跟在他身边,水月殿后,彼此保持着严格的距离,每一个人的身体都以肉眼可见的方式紧绷着——对于忍者来说,是“随时准备战斗”的意思。

而佐助,本该在最前方的领导者,软绵绵伏在重吾背后。

空荡荡的袖子在风中摇摆,拖曳出一串悠长的省略号。

仿佛被一只有力的手猛然攥住心脏,博人瞬间感到过呼吸的压力,就在他匆忙用手捂住口鼻,担心被发现的时候,看到父亲已经疾风般迎上前去。

两批人以超乎想象的快速圆满完成了关于待保护对象的交接工作。

过程顺畅得堪称流利。

火影把佐助搂紧臂弯的动作娴熟得让年轻的旁观者目瞪口呆。散乱着深黑色半长发的脑袋自然而然地滑落在火影的颈窝,契合得好像那本来就该是他的位置。

博人无意识地咬住了下唇。


评论(35)
热度(264)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