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目火影的秘密(3)

怎么说呢……

个人感觉已经变成了“七代目火影和他儿子的秘密”(喂

这章的tag大概只有“博佐”了(蹲

这么放飞我也是拒绝的(抱头

但看到3区楼里那个叔佐纯良的眼神看到有人说“好想看到他查克拉耗尽被这样那样的样子”就把持不住了。

写了这么长居然没发出车来为自己感到可耻(抱头

希望明天能顺利发车OTL。

====================

这特么就非常尴尬了。

——夜半,博人平躺在床上,圆睁眼,望着深白色的天花板,脑中混乱翻滚如沸腾的粥锅。

第一时间,他想告诉妈妈——青春期的小男子汉,已经有了保护家人的本能。

可很快,他想到遇到师父时,在加重感叹“他好帅!”“想要成为他那样的人”时,母亲的微笑和眼神——原本看上去像是认同和鼓励的表情,霎时像是有了别样的含义。

这么看来,她……知道?

不不不,那个天真又温柔的妈妈,不知世事的大和抚子,怎么可能……

如果不知道的话,还是……继续不知道下去比较幸福吧?——那样的妈妈,恐怕,比他还要更不能接受这种事情吧?毕竟,她可是“白眼的公主”,一路被保护着长大的,就算是做了母亲的年龄,就算是在作为儿子的自己面前,也时常露出纯白而天然的样子……

那么,就这样放置不管吗?

但是……

父亲总把师父挂在嘴边,提起的次数比自己、妈妈、向日葵加起来的次数都要多得多,并且在名字之外,还创造性地使用“另一个火影”这样的称呼——固执地,不管村里其他人是否能够接受;偶尔去旧日同学的聚会上找父亲,总能听到鹿丸叔叔他们开玩笑,什么“如果有你追佐助那样的热情,没有什么事是办不成的”,“还以为你们俩要绑定一辈子了”之类;而师父一回村子,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父亲,而不是回到离别许久的家……

这些像是很自然的言行、很随意的玩笑,一瞬间仿佛都染上了变幻莫测的颜色,宛若平静海面的伪装下,终于露出不怀好的暗潮……

原本稳固的日常,骤然碎裂成许多细碎而无法直视的小块,每一块都带着锐利的尖角,根本无法伸出手去碰触……

……究竟怎么办才好?

人生尚且没有经历什么风浪的青春期少年,感到自己的脑细胞不够用。

更让他感觉脑细胞不够用的,是自己目前的行为:

像是一个偷窥狂一样。

他爱上了“帮妈妈打扫房间”这项任务。

听上去像是走上了“体贴妈妈好孩子”的康庄大道,但只有他自己暗自知道,这份懂事背后的真实含义:每隔两三天,他就要去父亲的房间;后来渐渐成为每天的例行功课;再后来,就连每天两次,都觉得间隔有些遥远……

那个神秘的黑匣子里,装着各种各样的佐助。

其他人永远无法拥有——甚至连一眼都无法窥见的佐助。

这样的佐助被从记忆中释放出来,直闯进他的睡眠里,滋长出无数温暖湿润的梦。开端千奇百怪,让人措手不及,似乎无论怎样的场景,都能导入猝不及防的喘息;可结尾却很统一:一声不屑的“哼”,和那斜到眼角的漆黑的瞳仁中复杂的眼神。

那瞳仁中的倒影,有着阳光般的金发和海一样蓝的眼眸。

博人知道那不是自己。

盗窃的忐忑,和本能的嫉妒,撕扯着他的灵魂。

他妄图在同龄人中间找一个对象,来论证这不过是青春期过剩的荷尔蒙。但很快失败了。这个过分和平的世界里,根本没有那样决绝又清冽,沾染着疯狂的眼眸。

他不得不在近代史里寻找当年佐助的踪迹——爱上了这门以往他总因为尴尬而拒绝的课。

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打倒父亲。

各项表现突飞猛进。

真是可喜可贺。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


只可惜,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永远不可能那么容易被关上。旁逸斜出的日常决定不能轻易放过他。这一天晚上——就在他下定决心,认定“这种日子我已经适应了,就当是一个青春期的小秘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晚上,他梦到了完全不一样的佐助。

从来没有在父亲的黑匣子里见过的,成年的——作为他师父的佐助。

为了什么任务耗尽查克拉,不但再也开不出写轮眼,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动弹,连大氅和身上的衣服都破损了,断断续续地露出苍白的皮肤和殷红的血痕,疲惫地倚着树坐着,微微喘息。

就算是最狂放的臆想里博人也不曾见过这样的师父。 

根本无法抵挡这种不设防的诱惑。

理智绷断之前,身体已经擅自在那因为负伤而脆弱的人面前跪了下来:从足趾开始,缓缓地向上舔舐,由战斗时裸露在外而沾染尘灰的脚面,到被长针贯穿的纤细脚踝。

“不要胡闹。”

成年的男人说——认真地,却没有过分的情绪,甚至连惊慌都没有。

一点不像父亲记忆中的佐助。

刹那间,妒忌夹杂着竞争心席卷而来:“这可不是胡闹,”博人认认真真,一字一顿地说,“师父,我可不是小孩子了呢,今天啊,一定要做一点,让师父吃惊的事情。”

作虎说着,仔仔细细地望进那双带着疲惫有些失神的黑眼睛里:直到确认那眼睛里是自己的倒影,直到墨黑色的瞳中闪过一丝几乎不能察觉、带着惊慌的难以置信,博人才重新低下头。


评论(16)
热度(225)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