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火影的秘密(02)

飙车注意!


放飞自我。扶摇直上九万里。

深夜发车。山道直飙发卡弯。

OOC有,理智无。

讲真话这样没有节操我自己都是拒绝的OTL。

-----------------------------

究竟是哪里不对呢?

线条笔直如博人,也无法明确地用语言表达出来。

只是……大概因为是鸣人的儿子,血管里流着同样的血吧……他能非常直观地感受到这种视角带来的刺激:宽大的领口里若隐若现露出的锁骨,短袖和护臂之间洁白的手肘,飞身而上掀起的上衣下纤细的腰……

最开始只是若有似无的骚动,分离越久,就越清晰,有的时候,透过记忆中的视线,都能感觉到父亲的眼神带着热度,笔直地指向师父身体上那些令人兴致盎然的部位,以一种带着充满荷尔蒙的方式流连……

不不不。

博人用力甩头,妄图把这可怕的想法甩出脑海。

他们只是好、朋、友。

并肩作战的伙伴。

会这么想,一定是青春期蓬勃的激素影响了自己的思维能力。

一定是。

比如说,在学校里,女生们也会互相攀比胸部的大小;男生也会在厕所里悄悄彼此张望——这大概,就和那是一样的意思吧,毕竟……师父算得上是父亲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和最大的对手嘛……

但是……

如果这样想的话。

博人低头,有些尴尬地看向自己的双腿之间,某个刚刚上岗没几年的器官:它正勃然挺立着。

——只要想起那些偶然窥见的属于父亲的秘密画面,就会出现这样令人无奈的现象。

第一眼看到罩着黑色大氅远远走来的宇智波佐助时,那一瞬间肾上腺素炸裂、被本能支配失去理智的感觉,还清晰地烙在他的记忆中。

难道说,是自己……

不不不,“对宇智波佐助——男人、长辈、父亲的挚友、师父——产生超越世俗限度的感情”这个念头甚至比“父亲和师父之间有超越世俗限度的感情”还要富于冲击性。

博人不得不大风车一般地翻转,以便更加飞快更加果决地把这危险的念头甩出脑袋。

“明明,我跟着他练习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用力地把这句话大声地嚷出来,以稳定自己并不很坚定的信心。

那么——

博人发现在自己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尴尬境地:

下半身那个过分率直的器官是不会说谎的。

他和父亲,总有一个人,得为目前的现象负责。

必须确认一下:究竟是谁的责任。

——就这样飞快地决定了。

该说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呢,还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下定决心的时候,博人甚至没有任何一点犹豫。


-------------------------


这个忍具停止贩售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连名字都记得不是很确切。又因为是公司的失败品,停止宣传后悄悄地删除了许多相关黑历史。

博人很是花了一段时间,才勉强找到一点相关资料。

左拼右凑,好歹是勉强掌握了使用方法。

最不费事的反而是重新取回那个神秘的忍具:毕竟,作为七代目火影的鸣人,每天忙得几乎不见踪影,连分一个影分身常回家看看都做不到,家里轻微的改动,更不会引起他的注意。

果然,博人很容易地在原来的地方找到了它:还是他放回去时的样子,并没有被碰过。

迫不及待地,他摁下了开机键。


--------------------------


蹦跳而出的画面比上一次还要更加触目惊心:

是师父——不,在这种情况下,或许叫他佐助更合适一些——靠在墙上,侧着头,闭眼喘息着,长长的睫毛像是刚刚出茧的蝶翼那样不安的颤动着,原本苍白的脸颊染上绯红,能清晰的看见皮肤下因为激动而浮现极细的毛细血管。额发被汗水打湿,软绵绵地贴在前额上,盖住飞扬凌厉的眉,把上挑的杏眼流利的曲线打散;汗水顺着下颌的曲线,趟成一条细而亮的透明线,勾勒出颈侧优美的线条……

博人只觉得脑中“嗡”地一声。

理智炸成烟花。

只是静态的画面已经足够富于冲击性。

而佐助还在律动。

胸膛随着律动起伏,上面布满淋漓的汗珠,反射着光线,像是给身体打上一层细腻的柔光,柔光中粉红色的凸起……

博人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

但剧烈的喘息声,依旧急促地撞击着他的耳膜,犹如重锤般穿过耳膜捶打着他的心口,一下,又一下……

“佐助,不要走好不好。”

是父亲的声音。

“哼……嗯,啊!”

先是一声不屑的轻哼,然后很快,无法忍耐的呻吟从唇间泄出来——又立刻被咬住,只留下一个戛然而止的空白。

博人只觉得像是被人在尾椎骨上放了一块冰,一个激灵沿着脊椎攀援而上,直冲发梢,整个背脊瞬间布满层层叠叠的鸡皮疙瘩——条件反射地睁开眼,面前的画面立刻让刚刚冲上头顶的血液全都集中到下腹:

佐助微微偏回头,配合着唇角若有似无的弧度,黝黑的瞳仁斜了过来。

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眼神,糅合着官能与自制、信任与犹疑、依赖与抗拒……黑眼珠上笼着包含深意的水汽,很难说是因为情感还是因为情欲,让原本难以解读的讯息更加迷离……

这讯息显然远远超过博人的大脑所能负荷的程度。

而这刺激也远远超过他的身体所能忍耐的极限。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画面里佐助的脸飞快地贴近——紧接着喘息声被嘴唇与嘴唇之间互相吮吸的“滋滋”声替代,其中夹杂着一两声轻吟,听上去像张满的弓弦承受不住拉力发出的嘎吱,跳动着紧张感,疼痛又愉悦。

随即,眼前的一切格外凶猛地上下晃动起来——画面被散落前额的金发打乱,随着金发飞快的跳跃冲进疯狂……

而画面外的博人,终于颤抖着俯下身。


评论(23)
热度(308)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