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鸣佐/博佐】七代火影的秘密(01)

放飞自我系

OOC有

逻辑无

讲真如果别的CP这样来剧情我也是拒绝的,但现在我已经没有节操了(躺倒

主要为了发车

除了发车我什么都不想做。虽然第一篇并没有车(死

=================

七代目火影对科学忍具的态度公开而明确。



  在忍界人尽皆知。



  就算博人和自己的父亲关系算不上特别粘稠,也不会不知道这件事。



  ——这样就不难了解,他在帮忙打扫做家务时,从父亲的房间角落里意外找到科学忍具时的惊讶……


  怎么回事呢?


  是拿回来研究用的吗?


  ……不不不,老爸那个直线条……就算要研究也是鹿丸叔叔的事情,何况……


  如果是研究用,为什么要放在这么隐蔽的地方?


  而且……


  博人忽然想起来了——


  这个忍具的样子,他似乎在前一阵的广告里见过:是某个黑科技方向的高精尖小工作室出品的。旨在通过对于脑部和神经的刺激,达到幻术的效果。不过因为技术不成熟,效果欠佳,实测只有“储存记忆”和“妄想”两种毫无意义的功能。加上价格贵得离谱,不久就销声匿迹了。


  不过,在销声匿迹之前,出品方似乎很想做一番挣扎,请来几个眼圈很黑,一看上去就思虑很重的中年男人,分享“使用过后,有人帮忙储存记忆,脑子空空哒,睡眠都好啦!”的经验——在同学中引发了不小的嘲讽热潮。


  父亲这种直线条,一看就和这方面的设定完全不兼容……大概是当火影太累了,买来当日程表用的?又或者是那个好朋友风影大人的?——那个黑眼圈,倒很像可以上广告的样子……


  博人一面想着,一面把这已经忘记名字的科学忍具放回去。


  嘴角边扬起一抹带点得意的调皮笑容:一不小心,看到老爹的另一面了!看来他也没有那么了不……


  正想着,“滴”的一声,忍具不知道在哪里的开关被打开了。


  “啊!”


  博人惊叫一声,手忙脚乱地妄图寻找开关,却不的其法。


  空气里兀自出现影响:是一个少年,奔跑着,他的眼睛像最深的夜那样黑,头发向后飞扬,像能融进风里。白皙的皮肤被包裹在宽口外套里,若隐若现地露出半截脖颈,在外套深蓝色的对比下,愈发显得苍白得发青,仿佛是,深秋里月光的颜色……


  这……是谁?


  浓厚的少年气质,带着特有的青草气息,眉眼里写着桀骜不驯。


  是……爸爸以前的同伴吧?


  “跟上,吊车尾的。”


  影响里的人开口说道。把博人吓了一跳。少年特有的青涩嗓音,总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过,却又想不起来。


  不过,这种说话的方式……


  叫爸爸“吊车尾的”……难道是……


  不等他回忆起什么,画面里忽然急转。白净的少年变成了血迹斑斑,风一般的气质化为锋刃般锐利而决绝,半侧身的背影配上黑蓝色的外套,沉浸在夜色里像一把凛然的刀。


  “佐助!我一定把你带回来!”


  父亲的声音?


  等等。


  佐助?


  “不会吧?是……师父?”


  博人心里疯狂地刷过“我勒个大槽”的弹幕:在他眼中,师父虽然话比较少,有时候也比较严厉,但本质上,绝对是一个温柔和蔼的人,不但不会对他过度苛责,也不会把他和父亲比较,一旦练习太过辛苦,还会请他吃拉面。


  这样成熟、稳重、温和的师父,根本无法和眼前这个锐利得扎眼的少年联系在一起。


  但是……


  如果仔细看的话:细眉,上挑的杏眼,巨大的黑眼珠,变红的写轮眼……五官的相似根本无法忽略……


  这么想来,的确曾经听过师父年轻的时候的传闻呢……不,不如说,只要翻翻《忍界近代史》,里面都是他狂放不羁的当年。只是作为《忍界近代史》另一主人公的儿子,博人一贯把那些当笑话看,这么看来,说不定……怎么说呢?


  书本知识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画面已经切换好几次。


  画面的主角没有别人,只有佐助。画面中偶尔闪过的其他人,都像是隔着磨砂玻璃那样模糊。


  十二岁的佐助,十五岁的佐助,满身血污的佐助,偶尔嘴角边挂起一丝笑的佐助,出招如电的佐助,决绝的背影,远处的回眸,血红的写轮眼,苍白的脸颊,缓缓挂下红泪,风吹起黝黑的发丝拍打在唇角边,扬起的下颌优美的线条在锁骨上投下淡淡的阴影……


  “啪”地一声。


  科学忍具不知出了什么问题,画面忽然消失了。


  博人足足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把它放回原位,小心翼翼地在旁边撒上灰尘,却又想到自己是来搞卫生的,于是有手忙脚乱地把灰尘擦掉。


  偷看别人的秘密,这的确是很不好的事。


  博人在自己脑门上敲了一下,表示惩罚。


  “如果是这么多思绪,的确需要找个地方储存一下。”——他对于父亲的这个选择表示认同。那一瞬间似乎忘记了父亲“耿直单细胞”的设定。


  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究竟是什么地方呢?


  ===================


  接近凌晨时博人做了梦。


  梦里是各种少年时代的佐助,像白天看到的那样,走马灯般地出现,叫着鸣人的名字,用不屑的语气讥讽着“吊车尾”,烦躁地说“不要管我”,冷冷地“哼”一声。


  醒来的时候博人发现自己呈现勃发的姿态。而且……有点过分勃发了……完全超过了他对于“青春期自然身体现象”的认知,甚至差点来不及跑进洗手间。


  问题解决后,他有些脱力地坐在马桶上,忽然顿悟问题所在:


  画面里出现的师父,关注点似乎有点……不太对?


评论(13)
热度(417)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