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君

鸣佐、博佐、鼬佐、佐鼬、止鼬、鬼鼬、带卡、斑柱……通吃OTL
爱飙车,没节操
深夜例行发车
前方污秽!洁癖党请绕行!

【鼬佐】阳光海岸(上)

- 2017尼桑生贺

- 尼桑复活系列。前文(1)境界线上的日出【鼬佐】 (2)群青日和【鼬佐】(3)未负旧时光【鼬佐鼬】(4)金鱼花火  

===========

鼬很早听说,夏季火影会带队组织大家到海边玩。

但听说是一回事。

一辆肌肉车真的停在自己家门口是另外一回事:“居然开了这么大的家伙啊。”——他复活之前一直紧绷神经,在各种战斗中穿梭,几乎没有使用过民用设备,看到这么大一辆吉普感到挺新奇,走上前去摸了摸。

吉普车发出一声低吼。

鼬没提防,条件反射直接甩了苦无出去——被人佐助一把接在手里,顺势对着驾驶室怒道:“对别人的哥哥做什么啊!”

“抱歉抱歉!”驾驶室里探出一个金色的脑袋,鸣人抖着三条狐须笑得龇牙咧嘴,“我看鼬尼桑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就……”

佐助立刻给他额头上来一个暴栗:“谁是你的尼桑啊!那是我的尼桑!”

卡卡西踢踢踏踏地绕过他吵吵嚷嚷的学生们,帮鼬把提前准备好的行李放上车:“没有见过?”

“见倒是见过,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会坐这个。”鼬趁着鸣人和佐助打成一团,把头探进驾驶室摸摸看看。

“不然你以为要怎么去?”卡卡西顺口问。

“嗯……徒步?或者……嗯……忍兽?”鼬回答——事实上他原计划跑步,所以只打了个很小的包裹,看到佐助收拾了丁零当啷一大堆东西还颇忧虑了一阵。

卡卡西笑起来:“怎么,生怕被追踪啊?”

——民用设备之所以不被忍者接受,很大原因是追踪太容易。

鼬也笑:“没想那么多,习惯了。”

卡卡西拍了拍他的肩:“战争都结束那么久啦,放轻松放轻松!”

“说的也是。”

鼬点点头,忽然不知摁到什么,发出“哔——”的一声巨响,他差点又把苦无甩出来。松开手,自己觉得有趣,忍不住笑出声,问卡卡西,“这个,操作起来难吗?”

鸣人和佐助已经打完了。

两边都增加了一些无所谓小伤小痛,鸣人自告奋勇地要教鼬开车,被佐助挤到一边,卡卡西在他们身后说:

“对于写轮眼来说,没什么是困难的。”

鼬回头笑问:“是谁和我说‘战争已经过去了,悠闲一点’的?”

 

结果鼬非但学会了开车。

而且因为觉得有趣,主动要求成为这一行的司机——他的车上是佐助、鸣人和小樱,两个创世神级别一个准创世神级别的战斗力,对于“新手上路可能发生车祸”这种事情完全不虚,非但没有想要阻止的意图,并且小樱和鸣人还怂恿起鼬和带土卡卡西他们飙车。

佐助嘴上阻止。

却在副驾驶上偷偷伸腿过去踩油门。

亏得沿海公路上没什么人。

以及他们都是忍者。

才没有产生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到了休息站,鹿丸丁次他们一车忽然都跑过来,对佐助和鸣人喊话。

鼬没听清,问佐助:“是说什么?”

佐助正剥了葡萄要喂给他吃,自己嘴里也塞了两颗,含含糊糊地说:“他们要飙车。”

“哦!”鼬和带土卡卡西飙了一路,两边差点连须佐能乎都开起来,正在兴头上,立刻显出很感兴趣的样子。

佐助赶紧说:“不是这个,是机车。”

“机车?”

“嗯。”

说话间,鸣人已经从推着一辆花里胡哨的大摩托,从副驾驶的窗口探头进来:“小佐助,鹿丸他们都准备好啦,就等你的说!”

佐助皱眉:“都说了多少次别这样叫我。还有我今天不去。我要和尼桑一起。”

鹿丸、小李和佐井纷纷挤进来:

“什么?佐助不来吗?”

“……胜利者有神秘礼物哦!”

“我看他是怕了吧!”

佐助额角青筋一跳:“你说谁怕了?”——刚要开门跳出去,回头又看了看鼬,“尼桑……”毕竟鼬才第一次开车……

鼬笑得八字纹都跳起来。坦率地回应挑衅的佐助让他觉得十分可爱。

“你去吧,我没事的。我也想看看佐助骑机车的样子。”

佐助的眼角微妙地红起来:“嗯……那……你开车小心。实在不行……”

“……就开须佐。”

鼬飞快地接道。

佐助还是有点担心,犹豫着要走不走的样子,被鼬在额头上戳了一下:“快去,要赢。我想要那个神秘礼物。”

“啊,哦,”佐助一愣,脸迅速地红起来,“——好!”

 

机车是最近才在村里流行起来的东西。

主要因为和平时期,工作实在太无聊,习惯于刺激的忍者们不得不找一些东西来发泄过剩的肾上腺素。

佐助应该也有玩。

不过并没有带回家里——大概没那么感兴趣,只是随大流地陪着同期们玩。

然而他实在很合适。

鼬缓缓地开着车,跟在后面,看他换了一身合适驾驶机车的衣服——牛仔裤和花纹夹克,从迈特凯驾驶的大卡车上把自己的机车推下来:红黑配色的车,车身涂装着宇智波家的家纹,还有三种写轮眼的纹路,鼬定睛一看,是三勾玉,他的万花筒和佐助自己的万花筒,不由笑起来。

“看上去很合适啊,佐助君,”卡卡西说——他实在受不了带土那狼奔豕突的驾驶风格,逃逸到速度快但很稳健的鼬这边来,“虽然他总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说话间,佐助已经跨上车,把散落的额发向后捋了一下。

周围的女生们顿时爆发出一阵吓人的尖叫。

鼬心想那是必然的,我的弟弟当然做什么都合适。

却只是笑,没有说出口。

卡卡西随口问:“说起来,佐助对什么比较感兴趣?”

“当他老师这么久,你不知道吗?”

“我也就当了一年多而已啊。”

鼬想了想说:“我。”

“哈?”卡卡西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追着我跑了一路不是吗,这孩子。”鼬半开玩笑地回答。

那边比赛已经开始,佐助一骑绝尘,“我最酷炫你们都去吃土”的姿态帅到炸裂天际,女生们为了看得清楚一点,一个个比男生们开得还快,只有雏田一个人慢悠悠地开着小绵羊落在后头。

卡卡西不知道怎么接话,咳了两声说:“我的意思是日常中……”

风扬起佐助的额发。

露出光洁的额头和坚毅的眼睛。

从这个角度看去,愈发显得腰细腿长。

鼬听到自己被速度激得砰砰加快的心跳,挑着眉对卡卡西说:“这不能告诉你。”

加速追上去。

 

结果佐助当然拿了第一。

奖品是一个铃铛发绳——当场被鸣人和小樱吐槽,一定是卡卡西老师准备的:“你是不是总是拿小铃铛忽悠人,忽悠一代又一代啊!”

那边井野趁小樱和鸣人一起骚扰卡卡西的时候,快速向佐助这边移动——被小樱眼疾手快地发现了意图,拦在半路扭打起来。

鼬看着有趣极了,问佐助,要不把奖品分给她们?

佐助根本拒绝回答这种问题,红着眼角说:“尼桑,把头低下来。”

鼬笑着揉了揉他被风吹得一团糟的头发,接过发生自己系上。

叮当,叮当。

是夏天的声音。

评论(7)
热度(83)
© 马鹿君 | Powered by LOFTER